首页 > 第九百二十六话 膨胀求道玉_无限之从写轮眼到轮回眼

膨胀求道玉,第九百二十六话 膨胀求道玉_无限之从写轮眼到轮回眼

互联网 2021-05-16 22:46:22
    至少,失去了神树力量的支持,罗天征的九勾玉轮回写轮眼的力量,就不能发挥出来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虚空中的罗天征的身上。

    方少平的身躯也在迅速下降,一直下降到跟六大区长同一个平面上,他诡笑着指向了自己的额头:

    “九勾玉轮回写轮眼,还在这里,你们失望了吧!”

    “其实我应该谢谢你,违心区长,你帮我解除了一个大麻烦。”

    方少平指向了被劈成两半,在地上扭曲震颤的神树躯体,诡笑着:

    “我额头上的眼睛,几乎全部因为它提供的能量而开启,所以,这个急于想要摆脱我的控制,甚至想着反过来控制我的神树,是有资格与我进行九勾玉轮回眼的争夺战的。”

    “一旦我们之间的战争爆发,你们随便出来一个人,都可以将我重创,乃至于杀死了。”

    “所以,你们很难想象的是,当我刚刚面对着月亮,觉醒了九勾玉轮回写轮眼的那一刻,我想的根本就不是如何干掉你们,而是立即逃命。”

    “我们之间的最终一战,就在我回去隐藏起来,想尽办法,彻底取得额头上的九勾玉轮回写轮眼的控制权之后,再与你们较量了。”

    “这个隐藏过程,很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期间一旦被你们找到,我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方少平长长舒了一口气,身上的气势变得无比自信,一个人,盖过了这世间最强的六个存在,他笑得很轻松:

    “但是,奇迹就在此刻发生了,违心区长这销魂的一斧,彻底替我解决了最大的隐患,要知道,开启了九勾玉的我,是无法对神树出手的,它对我而言,已经成了最大的包袱,多谢你帮我砍掉这个包袱。”

    方少平的谢意,使得违心连续倒退了数步,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那是懊悔到了极点,又愤恨到了极点的神色,他浑身颤抖,终于忍受不住,狂吼一声,再次和神像纵跃而起,鲜血喷出,裂天巨斧轰然劈向了方少平。

    “抱歉,这次,不会如你所愿了。”

    方少平的额头之上,红芒大盛,九勾玉幽然旋转起来。

    他的背后,立即多出了九个漆黑的求道玉。

    这九个求道玉与其眉心眼睛中的九个漆黑勾玉同步旋转,在旋转过程当中,轰然暴涨,变成了九个膨胀求道玉。

    面对着违心轰过来的裂天巨斧的滔天威势,方少平只不过是屈指向前一弹,背后的其中一个膨胀求道玉幽然出击,在方少平的头顶上空,扩散成了一面巨大的黑色圆盘状盾牌。

    违心的巨斧就在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中轰在了黑色盾牌上,时间仿佛停顿了一刹那,随之,那声势滔天的裂天巨斧,迅速解离成了虚无。

    霓凰的声音,显得无比沉重:

    “膨胀求道玉,可以让一切攻击无效化,五行、阴阳全部性质一并吞噬,隐藏着让世界回归于无的力量,本质是巨大的混沌之块,只有同样具备六道之力的人才可以抵挡。”

    神魔神威凤凰急得满头大汗道:

    “六道之力?我们根本都不具备啊!估计现在诸天万界,也就只有罗天征这个家伙才掌握了这种力量啊!那怎么办?所有攻击都无效了还怎么打?”

    方少平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刻,幽然闪烁到了六大区长之前。

    就仿佛是身处密密麻麻的雷区一样,六大区长没有人敢于挪动脚步,生怕第一个有所动作的人,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方少平注视着他们,面庞由微笑的神色,渐渐变得冰冷,最后又回归淡漠一切的面无表情:

    “有句俗话,历史总是胜利者书写的。”

    霓凰神色狰狞,咬牙切齿:

    “罗天征,你以为你赢定了么?我们还有……”

    霓凰后面的话,生生憋回了嗓子里,因为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膨胀求道玉化成的大手,只要她再多说一个字,膨胀求道玉的大手就将抓在她的身上。

    当然,她是有着区长神像的光环所笼罩的,所以,只要求道玉之手抓住她,就意味着,区长神像的力量,和膨胀求道玉的力量,已经分出了胜负。

    在六大区长的心里,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信心,会认为神像能够抗住求道玉的虚无之力。

    方少平目光淡然道:

    “你们有你们的目标,我有我的执念。”

    “我说过,我存在的意义,是让地球回归本来面目,轮回者,绝不能继续存在了。”

    树海悲宇目光沉静道:

    “你想要,在这里,干掉我们所有人么?”

    方少平淡淡一笑,并未直接回应,违心却已经狂叫了起来:

    “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们有区长神像护体,我们的生命已经与区长神像完全连为了一体,只要神像不灭,我们就是永恒存在的,而区长神像是这个世界最高的力量结晶,比法则还要高,超脱了天道的掌控,所以,只要是天道规则掌控下的世界里,诞生出来的存在,就绝不可能摧毁区长神像,罗天征,你也是天道规则下成长出来的人,你同样没有资格杀死一名区长。”

    方少平的目光中,透出了无法形容的寒意,但脸上分明像是在笑,他注视着违心道:

    “区长不可以被杀死么?那么你告诉我,英招是怎么死的?”

    违心愣住了,进而他大声辩驳道:

    “那是因为他将本体与一方破碎空间融为了一体,空间一旦被摧毁,他当然也就跟着死去了。”

    竹暝箜钥一听方少平这问法就有陷阱,他刚要开口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果然,违心一说完,方少平就笑了:

    “既然英招可以这样死掉,那么你们,当然也可以。”

    神魔神威凤凰大叫道:

    “你想怎么样?强行让我们融入一个破碎空间么?我告诉你,绝对做不到!”

    方少平的双手忽然在胸前结印,一直注视着方少平的霓凰最先反应了过来,身躯就要撤离原地,但是已经晚了一步。

    自她的脚下开始,大量的土地轰然暴涨,以之为核心开始疯狂聚集过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