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主他一心求死全文免费阅读-男主他一心求死(苏清衍时玖)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膨胀求道玉的介绍,男主他一心求死全文免费阅读-男主他一心求死(苏清衍时玖)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互联网 2021-06-14 06:50:41

苏清衍时玖小说男主他一心求死全文免费阅读火爆来袭——第一世小心呵护到三岁,卒。第二世勤勤恳恳养到八岁,卒。……第七世心颤颤的引着他走上修炼大道,资质逆天,气运爆棚……卒。第八世……去特么的报恩!

小说简介

时玖修行万年,九尾证道,飞升仙界,想着只是小小的报个一世恩情,也就是动动脚趾头的事儿!可万万没想到,那劳什子的恩公拿的是超级炮灰剧本!第一世小心呵护到三岁,卒。第二世勤勤恳恳养到八岁,卒。……第七世心颤颤的引着他走上修炼大道,资质逆天,气运爆棚……卒。第八世……去特么的报恩!时玖一把揪住某倒霉蛋的领子,一口老血喷出,怒骂:“你这杀千刀的短命鬼!”苏·渡劫归来·仙界大佬·十万岁高寿·被糊一脸血·清衍:???

男主他一心求死在线阅读

第 18 章清早的时候,时玖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朝被子里拱了拱,就听到门外传来疑似是苏清衍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声音极低,好像就怕她听到了一样。“我走了。”就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跟蚊子叫一样。时玖一时以为她自己幻听了,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变化成了人型。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打了个哈欠,才觉得好像不对劲。这具身体的原身是耳廓狐,耳朵超大,听力极佳,刚才确实是苏清衍在讲话?走了?去哪?时玖一懵,下一秒马上跳了起来,披上衣服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可院子里根本没有人影,就好像刚才真的只是幻觉一般。可将屋子都找了个遍,苏清衍不在。时玖心中泛起了几分担忧和恐惧,都没有再去仔细漫山遍野的找了,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急急忙忙的出了结界就朝山下追去,却在结界外就被乔柯拦住,“嘿,小玖去哪啊?还是知道我要来,特意来迎接我的?”“你有没有看到苏清衍出去?”时玖忙一把抓住了他,这时候才看到乔柯身后跟着一个少女,正是那日吵架的黎长安。乔柯将黎长安往前一让,“行了,我也带你来了,人也在这了,要道歉要赔罪的就赶紧吧。”时玖哪有心思听他们在这里说话,抓着乔柯使劲摇了摇,吼道:“我问你有没有看到苏清衍,他是不是下山去了!?”乔柯被吼了一句,有点懵,下意识的道:“他去封印穷奇了啊,你不知道吗?”“什么时候的事?”时玖急得跳脚,“什么穷奇,在哪里?人呢?他往哪个方向去了?”“你不必如此担心。”乔柯没心没肺的笑了,“仙门十八派的掌门,还有我们灵隐山的七位道君都去了,封印这事我们干了几百年,此次只需引仙器的力量,不会有危险的。”“你懂个屁!”时玖打断了乔柯,什么穷奇她一点也不关心啊,只是抓着乔柯道:“在哪?那穷奇在哪?”乔柯实在不懂为何时玖如此着急,可也没办法,只能道:“你别急,我带你去就是,只是……”他转眼看了一眼,被逼着上门道歉赔罪的黎长安,黎长安的脸色很不好。“不过就是吵闹了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时玖手一挥,也算是原谅了黎长安,黎长安的脸色好了很多。只是也不等她说话,时玖抓着乔柯就往山下冲去。“哎哎哎……姑奶奶,别急别急,要去也御剑啊,御剑最快……能追上,能追上的……”两人瞬间不见了踪影,就乔柯的声音也是渐渐远去。黎长安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最后还是哼了一声,颇有些不自在的将赔罪的礼物放在了结界外,这才转身离开。虽然是吵了一架,不过刚才时玖那一句话说得颇合她的心意,不过是一时意气吵了一架,算不得什么,就她爹大惊小怪的,还要她亲自上门赔礼道歉。黎长安笑了笑,觉得时玖还是可以当她朋友的,这叫不吵不相识。只是她也没想到,这礼物……竟是再没有人来收了。……乔柯被时玖掐着脖子威胁着整整御剑了三天,一刻不停,灵力都全被榨干了,脸色惨白,整个人感觉都脱水了,这才在第三日的黄昏到达了腐蚀之海,这时苏清衍跟着一群人正要***沼泽之中。“苏清衍!”还在半空之中时,时玖便等不及直接跳了下去,大喊了一声,“你给我站住!”苏清衍果然停下了脚步,面色平淡的转过身来,就看到时玖飞快的朝他跑来,他只是低声对身边站着的几位掌门和道君道:“你们先***准备。”“是。”一行二十多人,还带着数百名弟子,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了腐蚀之海的结界之中。时玖也不管那么多,冲上去抱住了苏清衍的胳膊,整个人都恨不得挂在了他身上,睁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的问他:“你要去哪,要去干什么?”苏清衍的唇动了动,还没说话,时玖就打断道:“不管,不管!不管你要去哪里,不行,不准!”“跟我回去,我们回家去?”时玖死死的拽着苏清衍的手,就怕这一放开,他就会离她而去。“你怎么……”苏清衍悠悠的叹了口气,然后声音柔和了许多,像是在轻声哄她,“你先回去,在家里等我。”时玖使劲的摇了摇头,苏清衍十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她这心中才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就整了这么大一出。什么封印穷奇,一听就十分危险啊!“穷奇是以冰风落玉封印的,如今封印越来越不稳,毒气蔓延,方圆百里已经沦为死地……只剩下毒气弥漫的沼泽。”苏清衍却开始与她平静的解释了起来。这万年来,毒气弥漫得很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不知道毁了多少人族村镇,死伤无数。为了压制穷奇的毒性,各门派每十年就要花费***的心力和物资,甚至每年都要牺牲不少弟子去***穷奇,填补封印。就是因为世上再没有人可以用这冰风落玉。如今冰风落玉的主人是苏清衍,以冰风落玉再下封印,封住穷奇,控制毒气蔓延,这便是他不能推却的责任,为世人,也是为苍生。他说得很平静,目光清澈,很认真的看着时玖,“它既然已经认我为主,这就是我应承担的责任。”“我不管!我不管!”时玖喃喃开口,声音却在苏清衍的注视下渐渐小了下去。“那……”管你什么事啊?谁愿意去就让谁去啊?时玖心里这么想,可看着苏清衍那双澄净的眸子,却是说不出口这样的话来。他是天山雪峰上最纯净的那一片雪花,不染尘埃,不入红尘,品行高洁……他有一双澄净如光一样透彻的眼睛,淡漠、冰冷、纯粹……容不得半点的污秽,这世间的一切肮脏黑暗,皆无法沾染他分毫。他绝不会推脱任何属于他的责任。时玖的话卡在喉咙里,那一点点的自私,一点点的私欲,却怎么都说不出,最后只能道:“那你带我一起去,否则就谁也别去。”不等苏清衍反驳和拒绝,她继续道:“你要是嫌弃我拖累,我可以变成小狐狸,就像以前那样呆着,我很乖的,绝对不会打扰你,耽误你的。”“……”苏清衍迷之沉默。时玖能够控制人型后,极少再变回小狐狸,更别说像以前一样赖在他的衣襟里窝着睡觉了。苏清衍虽然想念时玖小小的毛茸茸的一团,但是拒绝了,淡淡的声音,有了些温柔的语气,“就在家里,等我回来。”时玖疯狂摇头,索性一把抱住了苏清衍的腰,死皮赖脸的道:“你带也得带,不带也得带!不然你就打死我,否则我死也不松手!”“……”苏清衍浑身一僵,捏住了时玖的手,微微***想将她的胳膊拉开。可时玖就是铁了心不动,苏清衍也就不敢再使劲了,怕弄疼了她,只好轻轻的松开了手。归墟老祖虽说过,带着时玖或许有一线生机,可他不愿意去赌,用时玖的安危去赌这一线生机。他命中如此,身边人皆不会有好下场,时玖跟着他……也不会有好结果,他比谁都清楚,所以不能让她跟着。“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苏清衍的语气冷了下来,突然话锋一转,问了时玖个措手不及。“什么?”时玖装傻。苏清衍垂眸看她,眼眸平静无波,声音也是冷漠得很,“为何非要跟着我?”有的话,埋在心中,自以为不在意的……却没想到,当有了理由问出来时,他才恍惚明白,他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要在意。非常的在意。所以,并不完全是为了阻止她跟去,怕她会有危险才说的,而是他……竟然也很在意这个答案。或许不问,就再没有机会了。苏清衍从来没有说话这么快,这么咄咄逼人过,他不等时玖回答,一字一句的道:“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你闯入我家救我是为何?一路上护我安危,教我修行又是为何?为何一直不离开?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何一定要跟着我?”时玖被他这一长串的‘为何’问得愣住,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却凝眸看向时玖,直直的看进她的双眸之中,语气冷漠之中又带着几分颤抖。“是因为……我长得像谁?”“什么?”时玖懵了,一时竟反应不过来苏清衍说的到底是什么?“若只是因为我与谁有相似之处,因着那这一分相似……你大可不必如此。”苏清衍将时玖扶着站好,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他本就冷清,当他想要与谁保持距离时,哪怕他就站在她眼前,两人之间,却仿佛突然就隔着千山万水,相隔了一整个世界。只是一瞬,时玖突然明白苏清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是误会了什么?时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心中明明因此刻苏清衍的疏离而有些难过,却还是笑着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误会……”“我不需要。”苏清衍垂眸看她,那双眼百转千回,竟是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些什么情绪,“不需要从别人身上转移来的感情。”时玖瞪大了眼睛看他,苏清衍却是别开了脸,躲避了时玖的视线,袖中捏紧了双手,淡淡的道:“你放心,不论如何,只要有我在一日,我都会护着你的。”“你……”时玖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忘记的人是他,怎么如今还反过来责怪她了?“我没有……”时玖艰难的开口,但若要解释,却又显得很苍白无力,语气干干的,一时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上前一步,想抓苏清衍的手臂,被苏清衍躲开了。而苏清衍仿佛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回答,脸色不是很好,连那总是樱色的粉唇,都苍白了一些。他转头看向一直在一边默默无语恢复灵力的乔柯,突然道:“带她回去。”乔柯摸了摸因为消耗灵力而有些闷疼的胸口,莫名其妙的道:“不过就是去下个封印而已,你们……至于吗?”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苏清衍……”时玖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试图像以前一样,她一这么喊他,他总是会心软的。可他没有,只是垂着眸子,“你若回答不了我,就回去吧。”“我……”时玖张着嘴,一时语塞。才发现,原来苏清衍怼起人来,也那么厉害,让人毫无招架之力。苏清衍趁着时玖没反应过来,一弹手灵力化作丝线,将时玖捆住。“带她走。”说完,他转身离去,就在要踏进结界的那一刻,时玖突然大喊一声,“苏清衍!我回答你,我可以回答你!”苏清衍脚步一顿,果然还是很在意,还是想要听她亲口回答。时玖深深吸了一口气,憋着一口气极快的喊了一句,“你像我死去的儿子!我儿子!”“……”空气瞬间静谧,就连乔柯的下巴都惊掉了。时玖却还在凄惨的喊道:“我眼睁睁看着我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四儿子五儿子六儿子七儿子都死了我绝不会再看着你死,绝不会!”苏清衍的身影颤抖了起来,因为背着时玖,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看他颤抖的身影……怕是很受感动才对!时玖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串,***着,却是再接再厉的悲惨哭嚎道:“所以你不能丢下我啊,不管你要去哪……你得带着我的,你就跟我八儿子……”话没说完,时玖正哭得悲切,苏清衍头也不回的进了结界,毒雾瞬间将他的身影吞没。时玖的哭喊声戛然而止,她张口结舌,眼角还挂着‘真诚’的泪水,不由得嘀咕了一句,“怎么搞的?不信吗?我说得很真诚的啊,难道还不够凄惨……”

男主他一心求死完整全文阅读

第 19 章苏清衍铁了心不带时玖,一去不回头。时玖被他的灵力绳索困住,干巴巴的站在原地,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十分无辜站在一边看了一出生死离别大戏的乔柯。乔柯还在为刚才那大戏最后的转折出神,被时玖那一口气七个儿子的话语震得回不过神来。“小柯柯……”时玖已经不怀好意的朝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乔柯浑身一抖,回过神来,看向时玖,眼神十分怪异的盯着她将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遍,才问道:“小玖啊,你多大了啊?真有七个儿子?”那苏清衍她从小婴儿养到现在,容易嘛?死了七次了,她这么说虽有点占了苏清衍便宜的嫌疑,但也不算错嘛。“少废话,帮我解开。”时玖白了乔柯一眼。“你还要去啊?”乔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把师叔祖气成那样,你还去?找死不成?”时玖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我怎么气他了?是他要我回答的,我就回答了啊?”他刚才应该很感动才对啊?毕竟她这么的真情实意……“……”乔柯那么话痨的一个人都无语了,平日里大家都说他大大咧咧是个傻小子,如今倒见识到什么才是真的傻了。真是全靠时玖衬托,他突然觉得他非常聪明机智而且心思细腻。“人家让你回答,没让你撒谎啊,而且你这谎话也太不走心了。”乔柯摇了摇头,一脸惋惜,不给时玖分辨的机会,直接道:“你才多大?我遇到你时,你那小狐狸的人型都还没成年啊!狐狸形态更是一岁都没满,这十年你都跟苏清衍在一起,你哪生的七个儿子?”“……”时玖一时噎住,他说得好对啊?她的神魂确实是个万年狐狸了,可这身体的骨龄却是骗不了人。认识苏清衍那会儿,还没成年。“这都不重要了,你就没觉出点其他味来?”乔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时玖。时玖一脸莫名其妙,“什么味?”“酸。”乔柯突然神秘一笑。“……”时玖白了他一眼,催道:“少啰嗦了,什么时候了都,赶紧给我解开,要是耽误了我的大事,我饶不了你。”“唉……”乔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当局者迷啊,小狐狸还七个儿子呢,明明这都还没开窍嘛。“这可是师叔祖的灵力,我怎么解得开,你太看得起我了,我金丹都没结呢。”乔柯摊了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这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不过一天,师叔祖肯定就回来了,你与其担心他有危险,不如好好想想,等他回来了,你怎么才能逃过一死吧?”时玖心里焦灼,可又无法跟乔柯解释。在他们看来,这可能是他们一直都在做的一件小事,何况有了苏清衍的仙器帮助,封印穷奇更是轻而易举。可苏清衍是个什么命格,他是时玖付出了多少、费了多大的劲才好不容易能活到现在的?任何事情,在他身上,都有不可估量的危机。“你解不开也行,你带我***,我就在一边看着,我绝不捣乱!”时玖动了动,双眼中的担忧都溢了出来,“你看我被捆成这样,想做什么都不可能的,我真的……就是只看着还不行吗?”“反正你也说了,没有危险……难道还怕我去看看吗?”时玖苦苦哀求下,乔柯终于还是松动了一些。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小事一件,也不知道苏清衍为何那么坚持。“好,我带你***,你可别生事。”乔柯松了口,时玖哪都不答应的道理,连忙点头,“我绝对不会捣乱的。”乔柯看了看被捆得结实的时玖,凝了一股灵力将时玖托了起来,然后带着她***了结界之中。整个毒气沼泽都已经被布下了大阵,数百名弟子各司其职,看守着各自地界的阵旗,而自沼泽之中穿过,在整个腐蚀之海的正中心,是一条天涧。像是被人用锋利的剑一剑劈出来的,深不见底,云雾缭绕,两边延伸而去,就像是将整个世界都隔成了两半。而在这天涧的悬崖边上,有一块***的石头,苏清衍穿着一身素白的法衣,正站在那***的石头之上。二十多位修为在渡劫期的掌门和道君们,坐镇在巨石的后面,盘腿而坐的地方,是二十多个大阵的阵枢。而苏清衍所在的那块巨石,便是阵眼。整个是腐蚀之海,占地百里的沼泽寸草不生,除了泥潭下怪异且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的毒虫外,再没有任何的生命。一片荒芜的沼泽,毒气弥漫的空间,阳光照不进来,一片黑沉……可就这样弥漫着死亡和毒雾的地方,在苏清衍脚下站的那块巨石上,却生了一层柔柔嫩嫩的小草。嫩绿的颜色,便是这方天地之间唯一的一点颜色,唯一的生机。乔柯带着时玖站在远处,以他们的眼力,穿过毒雾,正好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苏清衍站在巨石上的身影。他站在那里,像是傲然挺立的松柏,手中玉箫微微一转,已放置在唇边,低沉苍远的箫声响起,一道道冰蓝色的灵力像是绽开的雪花将整个黑暗的沼泽地点亮。无数的阵纹随着这飘逸起来的灵力亮了起来,大阵在黑雾之中被点燃,这个没有生命只有毒雾和黑暗的地界,像是绽开了一朵冰蓝的莲花,大阵流动……与每个人的灵力相连。世界一点点的清晰了起来,毒雾肉眼可见的朝着天涧那深不见底的悬崖深处缩了回去,苏清衍玉箫之中流淌出来的灵力点亮了整个世界,点亮了黑暗中天涧之下的沟壑。封印成阵,阵纹印刻成型,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众人都露出了喜悦的神色来,乔柯也是松了一口气,对时玖道:“看到了吧?就这么简单而已……”话音才落,异变突起,一个低沉却***无比的咆哮之声从深渊之中爆发了出来,那一声巨兽的嘶吼一起,深渊之中的毒气就像是炸开了一般,汹涌的自深渊之中喷发了出来。这毒气更加浓烈,黑雾沉沉,瞬间将巨石周围的所有人都罩在了其中。箫声未停,冰蓝的光芒在黑暗之中浮浮沉沉……阵枢的掌门道君们苦苦支撑,一个个脸色青黑,那***的布满了整个沼泽的冰蓝色莲花一点点的弱了下去。“怎么会这样?”乔柯一把拉住时玖,将她用灵力罩护了起来,毒气又蔓延开来,比刚才更浓厚……沼泽之中传来了那数百名弟子的哀嚎,毒雾之中倒下了大半的弟子。时玖没动,一双眼紧紧盯着浓烈黑暗笼罩着的巨石,那里苏清衍的灵力还在绽放。可深渊之中封印的穷奇仿佛感受到了冰风玉落的灵力,越发的暴躁,嘶吼声一声大过一声,带着无数的负面情绪,扰人心绪,让人无法静心。更别说那毒气无孔不入,浓烈之处,便是阵法和结界都已经挡不住了。一道爆裂的黑气猛然冲了上来,苏清衍所在的地方同样绽放出一道刺眼的光芒,两相撞击,***的灵力风暴席卷而来。哀嚎四起,毒气散开,巨石后二十多位掌门和道君都全数倒地,中毒颇深,浑身灵力停滞,竟都没有了反抗之力。时玖不由得上前一步,却被乔柯一把抓住,此刻乔柯倒有点后悔带时玖进来了,只是已经是进退两难,因为他们站得稍远一些,时玖好像并不是很怕这毒雾,所以乔柯堪堪还有自保之力。苏清衍身上绽放出璀璨的光华,照亮了整片天地,那冰风落玉的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沉……与那穷奇的嚎叫分庭抗礼。可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只有他还站在巨石上,可怕的是巨石上原本代表着生机的绿草,已经被染黑了大半,剩下小半也是奄奄一息。“苏清衍。”时玖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步。以冰风落玉来封印穷奇,确实是对的,可错就错在……他们太急了,想得也太简单了,穷奇已经蓄足了几万年的力量,正是想要一鼓作气破局而出的时候。而苏清衍虽然掌握了仙器,可他到底才只有元婴期的修为啊。穷奇感应到冰风落玉便知道已经是背水一战,反而惹恼了它,让它宁死也要反扑这一把,如今所有人的力量都被吸取抽干,只有苏清衍苦苦支撑。他还发挥不出冰风落玉真正的力量。穷奇的挣扎越发的强,那深渊之中的嘶吼和呐喊,已经越来越近……它正在一点点的往上爬,是感受到了仙器主人的虚弱,感受到了封印的松动……它知道,这是它唯一的机会。它一旦脱困而出,必然浮尸千里,这人世就要变成地狱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苏清衍。“我绝不会让他这么死的,绝不!”时玖突然开口,乔柯愣了一下。下一刻时玖身上突然升起一股十分玄妙的力量,她身上的灵力绳索瞬间绷断,乔柯伸手去拉,却只是拂过了时玖一片衣袖……时玖已经飞身而起,什么毒雾,什么结界禁制,什么大阵对她来说,没有丝毫的阻挡,她身影一晃,已经到了巨石之上,站在了苏清衍的对面。苏清衍猛然睁开眼睛,长睫微颤,震惊的看着时玖。时玖身上有一股……不可言说的力量,在这力量冲破她身体的时候,天空突然闪过一道惊雷,就像是老天对她的警告。“这是仙器,以灵力催动,不过能发挥出五分力量而已。”时玖淡淡开口,整个人的面貌都缥缈了起来,虚虚幻幻,竟叫人看不真切。时玖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那玉箫,低声道:“以仙力催动,才能发挥它全部的力量。”说罢,时玖手中一道璀璨的金光闪烁了起来,天地为之失色,天威沉沉压下,这方天地抗拒并且排斥着这股超越于它的力量。时玖喉头一甜,却将喉间涌上的***全数吞下,那纯白无瑕的玉箫在她的手中点点亮了起来,璀璨无比,晶莹剔透,仿佛这才是它原本的模样。雷云压下,雷电聚集了起来,时玖满头冷汗的松开了手,身体一软坐在了巨石上。苏清衍一动,要来扶她,她却是一挥手,道:“我没事,趁仙力未散,赶紧……将它压制住。”时玖的身体濒临着崩溃的边缘,她无力的坐在地上,承受着这方天地排山倒海朝着她压来的天威。雷云滚滚,但还是没有落下来。时玖的仙力弱小,她体内其实并储存不了多少仙力,只是这么一点释放出来,都已经差点要毁了这肉身。虽然天道示警,可并没有降下神罚,时玖以为她收手及时……以为她控制得很好。可空气颤抖了起来,仙力不断的膨胀,整个世界都仿佛在崩溃的边缘颤抖着。天空天雷神罚呼啸声越来越大,狂怒的咆哮了起来……苏清衍再吹起玉箫时,整个气势完全不一样了,那光华耀眼夺目,穷奇发出一声悲惨的呼声,重重的坠落了下去,玉箫冰蓝的光芒盛放,越来越亮眼……整个腐蚀之海的阵纹全部被点亮,阵纹越来越密集。仙力编织成网,密密麻麻的朝着天涧深渊涌去。下面一阵地动山摇,穷奇疯狂反扑挣扎……时玖脸色惊惶不定,她就坐在苏清衍的身边,她自然能感受到这仙力非同一般。这根本……不是她的仙力!她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苏清衍周身不知道何时竟被一股强力的仙力笼罩住了,那仙力并不是时玖点亮玉箫的那一点点……而是强大,冰冷,带着睥睨一切的气势,势不可挡的围绕在他的身周,原本只是元婴期的修为,如今突然看不透了……这仙力不断自玉箫之中被引了出来,在他的身体里一点点升腾起来。就好像,时玖那一点微末的仙力,像是点燃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苏清衍体内那强大到不可估量的仙力全数被引爆了……“怎么可能……”时玖浑身颤抖了起来,天威沉沉,一点未散去,反而越来越沉,整个天空都黑了下来,雷云闪动,仿佛一条巨龙在天空咆哮怒吼,所有的人都无法呼吸,甚至晕厥的不在少数。甚至连时玖都被***得动弹不得。可她却能真实的感受到,刚才只是示警的天威,如今当真是大发雷霆了……而且不是冲着她来的,是冲着苏清衍。“停下,快停下!”时玖挣扎着站了起来,想去拉苏清衍,可他周身仙力沸腾,根本靠近不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时玖慌了,她想不明白,完全不懂……为什么,为什么苏清衍的身上,竟蕴藏着这么强大无比的仙力?他……到底是谁?根本容不得她多思考一瞬,雷电疯了一样的咆哮着冲破了禁制结界,冲破了毒雾,狠狠的朝着苏清衍击来。“快停下!”时玖愤而扑了上去,挡在了苏清衍的身后,那神罚的雷电非同一般,一下劈在了她的身上,时玖一声惨叫,几乎灵魂出窍,神魂俱灭。而天空之中,盘旋着的更大的雷龙,仿佛被时玖激怒了,小小仙狐也敢抗拒天威,雷龙怒目而视,咆哮一声,呼啸着冲了下来。这闪电照亮了天际,直直劈了下来。时玖哪还有力气去躲,前一击的雷电之力还在她体内盘旋冲撞,不断的击打着她的神魂,她根本动弹不得。关键时刻,苏清衍终于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时玖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拖到了身前,另一只手一伸,一道仙力自玉箫之中打出,正碰撞在那呼啸而来的雷龙之上。那雷龙被这一击打在身上,顿时小了一半,呜咽了一声,转身夺命奔逃,下一刻天空雷云飞快的散去,露出了清澈无比的蓝天,还有明媚的阳光。仿佛上一刻那天威……是来搞笑的一样。时玖身上的雷电之力一瞬间被苏清衍抽了个干干净净,一丝不留,可她遭受的重击却是收不回去了。她的身体也再承受不住任何的力量,想以仙力修补都不行了。她眼前有些模糊,本来引动了仙力这身体就已经快崩溃了,如今更是虚弱不堪,困难的睁着眼睛,却看到苏清衍低垂的眉目轻轻的抬了起来。他的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多了出一个神力萦绕的冰蓝色的火焰一样的图腾印文,那双眼微微一抬,冰蓝色的光芒自眼中微微一散。那双眼睛冷漠,冰寒,无悲无喜,无欲无念……是这世上最纯净的眼。可他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同了。哪怕时玖有些看不清他的模样,可却突然觉得,站在她眼前的人……很陌生,那种陌生,来自于让人无法生出任何反抗之心的强大。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强大和无情,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世间万物皆在其眼中,但又皆入不了他的眼。他握着时玖的手腕,将她拖近身前,冷冽的眼盯着她,语气冰沉危险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时玖闷哼一声,唇角溢出血迹来,她已经无法回答了,若是还能开口……她反而想问,他到底是什么人呢?此刻穷奇又开始嘶吼了起来,苏清衍冷冷的朝深渊之中看了一眼,那穷奇仿佛受到了惊吓,发出了一种受惊的小狗才会发出的凄惨的叫声,然后渐渐弱了下去。苏清衍随手将仙器冰风落玉一掷,那玉箫破风而去,无数阵纹自它身周蔓延开来,形成一道道复杂的阵纹,将整个天涧封住,而玉箫直直插入了深渊底部,穷奇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嚎,然后再没有了声息。这手笔……时玖心里一点点的凉了下去。苏清衍皱了皱眉,神色凝重,像是在强力压制什么,他盯着时玖,目不转睛……可不论如何,都看不穿时玖真身。“你……你……”时玖惊恐的盯着苏清衍的脸,她看到了苏清衍脸上开始出现无数细小的裂缝,就像是容器被撑得裂开,一点点的红血丝蛛网般自他眼周裂开,瞬间遍布全身。“你等着……”苏清衍突然开口,冷冰冰的看着时玖,看得她心颤,一字一句,说得极慢,“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时玖总觉得大事不好了,头皮发麻。可下一瞬,苏清衍的身体突然被风一吹,就整个散开了……那点点滴滴的星辰,随风而去。“苏清衍!”时玖惊叫一声,扑倒在巨石上,茫然无措的伸手捞了几下,什么都没有抓住。苏清衍就这样……在她眼前灰飞烟灭,再无痕迹。时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将自己紧紧捏着的手小心翼翼的打开,手心之中空荡一片……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抓住,什么都留不住。“怎么会……怎么会……怎么可能……”时玖一时反应不过来,茫然的跌坐在巨石之上,甚至都没感受到,她的身体也在一点点的崩溃。苏清衍的肉身没了,他的身体……没了。“时玖……”不远处传来一声虚弱的喊声,是乔柯用仅剩的一丝力量朝着时玖艰难的走来。时玖茫然的随着声音来源看去,看到了乔柯有些狼狈,唇角含血……她轻轻的朝乔柯绽开一抹笑容。乔柯一愣,下一瞬,时玖的身体也猛然崩溃,化作灰飞,随风散去。“时玖!”乔柯一声惊叫,用尽力气朝巨石奔去,却是什么都没有了……乔柯愣了许久,仿佛回不过神来,直到阳光照耀进这几万年来都不曾有过光亮的地方,有金色的光芒刺了他一下,他下意识的低头。只看到柔软嫩绿的小草上,留下了一颗金灿灿的金珠。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乔柯作为赔礼留下的,时玖喜欢得很,无聊时就爱拿在手里弹来弹去的。如今金珠还在,他们……呢?……时玖又断了一尾,她以为这一次,自己再也无法挣脱了这禁锢了,因为她不仅受了禁术反噬,还有天罚神雷,神魂虚弱,根本无力再挣扎了。甚至被拖入这世间的深渊之中,她也毫无知觉,只觉得身体不断的被什么缠绕禁锢,不断的下沉,终是……再也睁不开眼睛了吧?无知无觉之中,那些捆在她身上的玄妙无比的禁锢,却是一点点的断裂了开来,仿佛承受了什么它们无法承受的力量,一点点的,惊恐的自时玖身上快速的抽走……时玖睁开眼睛的时候,闻到了花香。她十分虚弱,强撑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眼前一片迷茫,看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眼前一片苍翠。苏清衍……苏清衍……时玖意识迷糊,一步步摇摇晃晃的朝前走去,她甚至没有完全醒来,双眼无神,眼皮半磕着,只是依靠着本能行走。她感觉到自己一脚深一脚浅,走得晃晃悠悠……她抬了抬手,看到自己的手一会儿是五指青葱,一会儿又变成了毛茸茸的白色爪爪。连人型都维持不住了吗?她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该死的苏清衍……如今她只剩下一条尾巴了,仙身不稳,神魂大损……还遭了天雷劈,如今已经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仙不仙的模样了。这一生真的是,就这么坑他身上了。去他娘的报恩,苏清衍根本就不是凡人!时玖磨了磨牙,颓废又阴狠的哼笑了一声,“老娘……跟你同归于尽。”于是脚步走得急了,三两步摇摇晃晃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又是什么模样,更没有发现空气之中仙气缭绕,不断的钻入她的体内,修补着她损伤严重的身体。她只是感受到眼前逐渐清晰了起来,景色有些熟悉,却好像又很陌生……是沼泽外面吗?时玖一步步朝前走去,就在悬崖边上,云海与天空连成一线,那一袭白衣迎风而立,长身玉立,清雅淡然,衣衫随风飞扬……如云如雾,缥缈异常,那乌发如云被风轻轻扬起。时玖磨着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埋头冲了上去,那人转过身来,正是苏清衍那张印刻在灵魂深处,做鬼也忘不掉的脸。好看有个屁用,就是太好看了,才把她祸害成这个样子!苏清衍的神情带着一丝迷茫,好像刚才正在出神,所以毫无防备,时玖猛然就冲了过去。时玖心中愤恨,一口气堵着,胸口血气翻涌,一把抓住了苏清衍的领子,一张口,骂声还没出去,便是一口血喷了出去。苏清衍一愣,白云一般纯净的白衣上被喷了一口腥红的血,就像在胸前绽开了一朵鲜红的牡丹,甚至脸上都溅了不少血星子。他不由得闭了闭眼,眉头微皱,微微启唇,可还没开口,时玖咕哝着,满口血混着骂声破口而出,“你……你这……你这……杀千刀的短命鬼!!!”

小编点评

男主他一心求死(苏清衍时玖)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