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罗卖货,直播衰落?

清明节为什么快手不让直播,老罗卖货,直播衰落?

互联网 2021-03-01 14:53:1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灵魂歌者聊科普(ID:Otox3D),作者:Otox3D。

探秘互联网清明上河图,灵魂歌者聊科普。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当你试图放弃一个你知道是正确的事情的时候,希望你能再看看这句话。这是罗永浩在其自传《我的奋斗》中所引用的一句话。确实老罗也一直践行着“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生命奥义。从创立牛博网,创立英语培训机构,再到创建锤子科技,老罗的这二十年可谓浮浮沉沉。如今,即将迈入知天命之年的老罗,再次踏入直播卖货的新领域,作为初代网红的他,是否会开启一段新的人生,还是再次陷入新的泥沼,让我们拭目以待。

 

老罗直播卖货,本质上代表着网红经济进入新一轮的高潮。本期的视频,将从直播卖货的前世今生、直播卖货为什么受热捧、老罗卖货的可行性及影响、以及直播卖货的未来这四个方面为大家清晰展示网红经济的实质以及未来命运,欢迎各位点赞收藏关注,更欢迎大家在弹幕评论下面发表下自己的看法。

 

首先,来聊聊直播卖货的前世今生。

从2005年开始,秀场直播成为pc时代的热捧模式。之后,智能手机兴起,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游戏直播成为香饽饽。在之后,短视频兴起,短视频直播成为绝对的流量霸主。在短视频火热后,带货直播成为平台重点扶持的项目。

在直播带货兴起之前,平台和主播主要的盈利模式还是集中在打赏、广告、会员增值模式的分成等模式上。直到直播带货的模式直接将流量经济与电子商务相结合,至此,直播经济进入一个新的盈利高潮。根据国金证券,2019年11月的《网红直播带货专题分析报告》的资料,成立于2016年的淘宝直播,四年来发展迅速,背靠淘宝强大的电商流量基础,2018年,进入增长爆发期,这一年淘宝直播带货规模超千亿,同比增速达 350%。根据招商证券《新零售研究之直播电商报告》的资料,2018年双11期间,抖音开始电商化尝试,相关账号一天售出商品达10万件,直接转化销售额突破2亿,订单增长1000%。2019年8月,快手举办了首场“靠谱好货节”。三天活动总销售额突破1亿元。具体到超级主播身上,2018年双十一,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口红1.5万支。淘宝第一主播薇娅2018年收获28亿销售额。

 

接下来,来聊聊直播卖货为什么这么火热?这里将从两个角度进行分析。

1. 直播卖货与传统卖货在卖货形式上存在质的转变。粗略的说,近些年,商品售卖的形式经历了线下交换模式、电视购物模式、电商自索引模式、微商带货社群带货模式、直播带货模式。总体来看,新模式是对旧模式形式上的创新。之所以说直播卖货存在质的转变,本人认为,相比传统的线下交换,它保留了线下的即时互动性,但因为脱离了空间的限制,它比线下购物更加便捷。相比电视购物,保留了电视购物细致的产品讲解,同时在互动性上比电视购物又更胜一筹。相比于电商自索引也就是网购搜索模式,它存在更强的互动属性,让购物者对产品更加了解。当你进入直播间你可以细致了解你所感兴趣的产品,甚至可以与直播者聊聊家长里短时,你就会明白我上面所说的意思。总体来说,直播带货胜在交互,娱乐与购物体验相结合,回归了场景消费,这是一种重要的优势。

2. 直播卖货是短视频红利下的产物。正如上面所说的场景消费, 在短视频之前你想过你能在画画的过程中直接将画卖给全国的网友吗?你能想象一位不懂网购的农民突然刷到自动除草机时的欣喜吗?或许不能,因为在短视频之前,要做到这些,你要费很大功夫去搜索,去找方略,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难构成主动地行为。然而,短视频时代开启后,基于兴趣优先的推荐算法,一位农民如果经常关注三农的短视频,它终归在某天会刷到那个除草机,接下来在直播中下单的过程便更加顺理成章了。同时,基于粉丝效应,长时间的关注,是对信任机制的塑造,基于信任而带来的情感价值消费是传统网购难以比肩的。

 

接下来,聊聊今天我们故事的主角,聊聊老罗卖货的可行性和应该注意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对于打算卖货的你或许有些启发。在知乎上,“如何看待罗永浩进军电商直播领域,他会成为数码产品带货一哥吗?”在这个问题上,大多数都持有着悲观的态度。但是,在这里,我要陈述一个观点,在互联网上,不同群体看到的角度可能只是他所在角度的冰山一角。因为最终直播买货的这批人可能与知乎这批人并无交集。所以应该怎么看待老罗目前面临的问题呢?在这里先聊聊老罗的过往。

 

罗永浩:

1972年生人,高中二年级辍学,辍学后曾做过诸如培训,卖二手书,倒卖走私车之类的生意。

2001年就职新东方的英语讲师。

在新东方的那几年,因为他幽默的讲课风格,常常语出惊人,最终被学生偷录并传播到互联网上,被年轻人戏称为“老罗语录”。

2006年7月,创办博客网站“牛博网”。

2008年7月,“老罗和他的朋友们”英语培训学校在北京开始营业。

2011年9月开始,罗永浩因对西门子冰箱“门关不严”的问题,砸冰箱维权。

2012年5月,创办锤子科技。

2014年6月,锤子科技第一台手机发布。

2019年,锤子科技运营不善而被出售。

2019年尝试电子烟行业,因行业政策限制而失败告终。

2019年对鲨纹科技的发布会推广,效果不佳。

 

从他的经历来看,作为初代网红,老罗有着比较大的粉丝基数,而且多年的创业经历使得其对产品、供应链有较深的理解。同时老罗“相声”式的言谈符合各平台吃瓜者消磨时间的调性。这几个方面算是老罗的巨大优势。

 

但是,对于老罗团队来说,有些问题也不得不考虑到。

1. 如何提升老罗粉丝的转化率是个问题。根据相关的数据统计,老罗粉丝画像中男性用户占到了90.3%。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由于老罗卖的产品偏向科技领域,有观点就认为虽然这与老罗粉丝性别交集很大,但面对低消费频次以及高客单价的科技类产品,这部分男性更侧重于理性消费,不像很多女性一样感性消费。

2. 如果粉丝转化率低,老罗卖货的收费模式是否可以有所创新?上面提到,老罗言谈的相声调性与各平台吃瓜者消磨时间的心态相符合。直播平台具有强大人气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个平台上有头部网红吸引流量,大家进你的直播间,不一定就是带着很强的购物目的,可能纯属消磨时间到处闲逛,进来能被吸引,顺手下单反而成为常事。对于老罗来说,或许,卖货并不一定是最终的诉求,反而在直播间进行品牌推广更有助于产品最终的市场。毕竟,听相声,听个乐,最终可能反而被老罗的广告潜移默化的洗脑了呢。

 

最后聊聊网红直播的未来,以及现在参与直播电商是否可行?

在关于老罗直播下面的评述中,知乎答主“王家CFA”有这么一条回答:“凡是老罗宣布做一个行业,证明行业已经拥挤不堪,即使C端消费者有没有明显感受,行业内部绝对是红海。”从老罗过往做培训机构,做手机,做电子烟等模式来看,确实带有某种像那么回事的调侃。或许这就是标题中的:老罗直播卖货,网红经济衰落的有力说法。但在直播行业,我并不认为如此。

1. 相关平台近两年才开始正式商业化的尝试。所谓红海,就是当你进来后,却发现没有机会了。但在直播带货行业,我认为这个拐点还未到来,至少抖音快手对商业化的发力才刚刚开始,各平台对这块蛋糕的撕抢必然是个漫长的过程。

2. 直播卖货不存在严格的准入门槛。虽然从数据上来看,现在直播卖货的量基本上都集中在头部的超级主播身上,但本质上,售卖多少更多的还是看主播的销售力,这对腰部主播,以及商家来说其实都是机会。

3. 不同平台的算法模式也给予了中小卖家可能的机会。在这里要明白一个关键词“中心化”,抖音是侧重于中心化的,抖音会给予热门内容更多的推荐,你的某条内容越火,用户就越能在首页刷到你。也就导致了所有用户刷到的内容往往只占抖音内容库的小部分。这就是抖音的中心化。而快手是去中心化的,相比抖音,粉丝能更容易看到关注者发的内容,而不是平台推荐的其他人的内容。这两个平台的差异其实告诉我们,抖音可以通过打造爆款来增加曝光,而快手可以通过积累粉丝完成私域流量的价值积累。

 

大家看好直播卖货吗?欢迎各位点赞收藏评论关注,探秘互联网清明上河图,这里是灵魂歌者聊科普,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灵魂歌者聊科普(ID:Otox3D),作者:Otox3D,你也可以在B站、公众号、微博、知乎等平台找到“灵魂歌者聊科普”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