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汗王之梦:得而复失的储位 | 正说清朝十二王 | 清朝历史

汗王,汗王之梦:得而复失的储位 | 正说清朝十二王 | 清朝历史

互联网 2021-04-14 03:37:16
主页儒家道家佛经法家百家兵法中医正史历史易经南怀瑾小雅自助建站书城《正说清朝十二王》汗王之梦:得而复失的储位

爱新觉罗·代善,生于明万历十一年七月初三日(1583年8月19日),卒于清顺治五年十月十一日(1648年11月25日),是第一代礼亲王,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次子。

努尔哈赤共有16个儿子,其中8人是清朝的开国元勋,他们是长子褚英、次子代善、五子莽古尔泰、七子阿巴泰、八子皇太极、十二子阿济格、十四子多尔衮、十五子多铎。努尔哈赤的其余诸子如三子阿拜、四子汤古代、六子塔拜、九子巴布泰、十子德格类、十一子巴布海、十三子赖慕布也都立有战功。

在努尔哈赤诸子中,代善是最长寿的一个。努尔哈赤长子褚英只活了36岁,三子阿拜64岁,四子汤古代56岁,五子莽古尔泰46岁,六子塔拜51岁,七子阿巴泰59岁,八子皇太极52岁,九子巴布泰64岁,十子德格类40岁,十一子巴布海48岁,十二子阿济格47岁,十三子赖慕布36岁,十四子多尔衮39岁,十五子多铎36岁,十六子费扬古21岁。

他们中间,活过50岁的只有6个人,除了伤痛、疾病,权力争斗造成的伤害也是致死的重要原因。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是因行为不端,被父亲赐死的。五子莽古尔泰是因与其弟皇太极争权,被降爵、罚银、削夺人口而气死的,死后不久又被检举,生前曾与同母弟德格类盟誓,企图夺权谋逆。另外,十一子巴布海以编造匿名帖陷害罪、十二子阿济格以口出怨言等罪,均在顺治年间被处死。第十六子费扬古,《清史稿》本传只记载他在太宗时犯大罪伏法而死,罪名却没有说明。其母为努尔哈赤继妃富察氏衮代,是莽古尔泰、德格类的同母弟,所以有学者推测,他的死,很可能与莽古尔泰、德格类的“谋逆案”有关。与这些死于非命的兄弟相比,代善相当幸运,几十年中尽管他身历多次内部争斗,总是有惊无险,一直活到清朝入关以后的第五年(1648),66岁时寿终正寝。

在努尔哈赤诸子中,代善一系还是最显赫的一支。在他的8个儿子中,3人被封为亲王,2人被封为郡王,1人被封为贝子,1人被封为辅国公。在清朝世袭罔替的八大“铁帽子王”中,代善祖孙三代就占了3个,即代善首封的礼亲王爵,其子岳讬首封的克勤郡王爵,其孙勒克德浑首封的顺承郡王爵。

代善与褚英为同母所生,比褚英小3岁,母佟佳氏(本名哈哈纳扎青),是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妻子,但她死得早,清朝史书中几乎没有她的记载。代善万历十一年出生。这一年,正是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遗甲起兵,征服诸部的开始。

在努尔哈赤诸子中,褚英与代善因为年长,最早崭露头角。褚英,万历八年(1580)生,18岁就因为作战神勇,获“洪巴图鲁”(蒙古语,意为“名声赫赫的勇士”)称号。从此,他在父亲心中的地位不断上升。努尔哈赤晚年,开始考虑汗位继承人问题,最初想让长子褚英嗣位,但褚英心胸狭隘,擅作威福,被他欺压的诸弟和大臣们忍无可忍,群起向努尔哈赤告发,列举他的罪状,主要有:一、挑拨离间,使四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与五大臣关系不睦;二、贪婪成性,声称父汗死后,要索取诸弟的财物、马匹;第三、专横跋扈,扬言即位后要把与其关系不好的诸弟、大臣全部杀光。由此,努尔哈赤取消了褚英的嗣位资格。褚英不仅不思改悔,反而书写符咒,对天焚烧,企图置父亲、诸弟、五大臣于死地。阴谋被举发后,努尔哈赤下令将其囚禁。褚英在狱中仍无悔意,两年后,努尔哈赤终于下决心将他处死。

努尔哈赤处死褚英后,宣布次子代善为嗣子。这是因为,论嫡庶,代善与褚英同为大福晋佟佳氏所生;论长幼,代善在诸子中年龄居长;论军功,代善是诸子中最出色的;论实力,代善在八旗中拥有正红旗、镶红旗两旗,在诸子中最强。努尔哈赤曾预留谕旨说:“我死后,想把小儿子们和大福晋给大阿哥(代善)厚养。”实际已认定代善为汗位的继承人。

代善身居诸贝勒之首,外统重兵,内佐国政,功勋卓著。然而功高震主,权大逼君,随着权势日重,逐渐成为众矢之的。天命五年(1620),代善38岁,接连发生的几件事,使他的汗王梦终成泡影。

第一件事,被揭发与大福晋乌拉那拉氏关系暧昧。努尔哈赤共有后妃16人。当时正妻称大福晋(大妃),妾称小福晋(小妃)。第一个妻子佟佳氏哈哈纳扎青,生长女东果格格及长子褚英、次子代善。第二个妻子富察氏衮代,原嫁给努尔哈赤叔伯哥哥威准为妻,威准死后改嫁努尔哈赤,生子莽古尔泰、德格类、费扬古和女莽古济格格。努尔哈赤又先后纳下一批妻妾,其中一些是各部落首领的女儿。他的第三个妻子叶赫那拉氏孟古姐姐,叶赫部贝勒杨吉砮(nǔ)之女,14岁与努尔哈赤成亲,因为生有皇太极,后来被追尊为孝慈皇后。第四个妻子乌拉那拉氏阿巴亥,乌拉部贝勒满泰之女,12岁嫁努尔哈赤,比努尔哈赤小31岁。年幼的阿巴亥丰姿绰约,深得努尔哈赤宠爱。她先后生育三个儿子阿济格、多尔衮、多铎。爱屋及乌,努尔哈赤对三个幼子也视若掌上明珠,在他们年幼时就把作为国家根本的八旗中的三个旗分给他们,各自掌管一旗。乌拉那拉氏与努尔哈赤婚后生活一直很美满,谁料想20年后却变起肘腋。

天命五年(1620),努尔哈赤的小福晋代因察揭发,大福晋(乌拉那拉氏)两次备饭送与大贝勒(代善),并且一日数次遣人赴大贝勒家,大福晋还多次深夜出宫。努尔哈赤派大臣扈尔汉进行调查,回报确有其事。报告还提到,每逢大汗摆设宴席,大福晋总是浓妆艳抹,对大贝勒频送秋波。对此事众贝勒早有觉察,都觉得不成体统,但是又畏惧大贝勒、大福晋,没人敢说。此报告虽不能确指两人有奸情,但乌拉那拉氏钟情于大贝勒应没有问题。

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努尔哈赤也有责任。这一年,努尔哈赤已62岁,他感到老之将至,曾亲口对代善交代,自己百年之后,将把大福晋和诸幼子交给他收养。满族本有“父死子妻庶母”的旧俗,乌拉那拉氏年龄与代善相仿,代善又是努尔哈赤指定的汗位继承人,乌拉那拉氏即使为自己预设后路,似乎也顺理成章。再说“家丑不可外扬”,努尔哈赤不愿把这种丑闻弄得沸沸扬扬,于是找了一个借口将她休离,对代善则没有深究。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还是让努尔哈赤耿耿于怀。

第二件事,修建府第时患得患失,得寸进尺。大福晋被休离不久,努尔哈赤决定把都城由界藩山城迁居萨尔浒城(都在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努尔哈赤先到新城址勘察,指定了各贝勒兴建府第的地方。代善认为划给其长子岳讬的居地优于自己,就以居地狭小为由,要求父汗调换。努尔哈赤满足了代善的请求,但他仍不满意。几经反复,就引起了努尔哈赤的不满,认为代善遇事斤斤计较,私心重,全不考虑父汗的难处,没有孝心。这本来是一件小事,却加剧了父子间的隔阂。

第三件事,虐待前妻之子。半年以后,又发生一件震惊后金的大事:代善的次子硕讬企图叛逃投靠明朝。事情败露后,代善不仅不为硕讬开脱,反而三番五次向父汗跪求,要亲手杀掉硕讬,幸亏努尔哈赤没同意。事实真相很快调查清楚:硕讬是代善前妻的儿子,因为代善听信继妻的挑唆,虐待硕讬,硕讬在家受尽欺凌,走投无路,才产生叛逃的念头。这件事完全是代善一手造成的。努尔哈赤对硕讬动了怜悯之心,把他留在自己身边生活。对代善的举动,努尔哈赤非常气愤,严厉斥责他:“你也是我前妻生的儿子,你为何不想我是怎么对待你的?为何偏听后妻的话虐待前妻的儿子?”对于父亲的一连串斥责,代善心虚理亏,不敢正面回答,只好解释说硕讬与自己的妾通奸,有小妾喀勒珠为证人。这回努尔哈赤亲自调查取证,喀勒珠如实交待,没有看见硕讬与代善的妾通奸,都是代善继妻指使她诬陷的。事情真相水落石出以后,努尔哈赤对代善彻底失望了。他当着众贝勒的面怒斥代善:“你偏听继妻诬陷之词竟要杀死亲子,又将如何对待其他兄弟?像你这样的人哪有资格做一国之君,执掌大权?”随即宣布废除代善嗣子之位,将他的部属全部收回。

代善被废黜后,羞愧难当,亲手杀死了屡进谗言的继妻,向父汗叩见认错,表示痛加改悔,重新做人。努尔哈赤虽不再让他继承汗位,还是网开一面,将没收的部属还给他。这件事给代善留下刻骨铭心的教训,不仅丢了储位,还赔了夫人,此后遇到事情总是三思而行,格外小心。

努尔哈赤两次立嗣失败,从此不再指定汗位继承人。他明确宣布日后由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并共同推举有才能而且能纳谏者继承汗位。在八和硕贝勒中,代善居首,在统治集团中仍有重要影响。

发生在天命五年的这三件事,使代善的大汗梦彻底落空,也反映出其人格上的缺陷:与大福晋关系暧昧,说明他行为不检点;为修建府第患得患失,说明他私心重;虐待前妻之子,说明他娇宠后妻,言听计从。总起来看,代善的弱点,就是情、色、财这三关过不去。

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中间有一个逻辑关系,要治理好国家,首先要管理好家事,要管理好家事,首先要端正自己。代善连“齐家”的本事都没有,的确缺乏君临天下的资质。

不过,代善的优点也很突出,为人比较宽厚,遇事不露锋芒,能忍则忍,能退则退。这应是他数十年身处权力斗争的旋涡总能履险如夷,身历三朝而终归寿终正寝的重要原因。

分类:清朝历史书名:正说清朝十二王作者:刘小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