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密尔顿》曲目简析(第一幕)

汉密尔顿音乐剧,《汉密尔顿》曲目简析(第一幕)

互联网 2021-04-13 00:23:44

​​来源:genius.com   翻译:nimloth   校对:terry

​写在前面:

这个翻译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动工了,拖到现在也似乎没有完工的迹象【。 于是和校对terry老湿商量把早就完成的第一幕发了。内容主要是genius.com上每首曲目的大致简析,对理解整个剧有一定帮助。

由于原文是众人编辑,语言风格前后会有不统一的情况。再加上翻译水平有限(辛苦校对了),出错之处请大家谅解。至于第二幕,虽说已经翻了一半多,但从这半年的拖稿效率来看,随缘吧……

图来自DA,原作者见右下角水印

​1. Alexander Hamilton

《汉密尔顿》没有序曲,而作为观众在剧中听到的第一段旋律、第一首歌,Alexander Hamilton 必须要起到多重作用:首先,它把本剧的音乐风格介绍给听众,逐渐引导他们去适应这种音乐环境;其次,它介绍了若干将会在剧中出现的人物和“主题”;最后,它介绍了剧中的主人公,汉密尔顿,并在讲述往事对剧中人物的影响中概括了主角前十六年人生。

最初,Lin-ManuelMiranda并不确定≪汉密尔顿≫的概念能否转换成为完整的百老汇剧目;于是,他在创作时将这首当作一张嘻哈歌曲混剪带中的第一首歌,一张也许最终会用像≪万世巨星≫那样(以极简风)搬上舞台的概念专辑。本剧改编自Ron Chernow的汉密尔顿传记,作者后来担任了剧组的历史顾问;对于这部剧最初的创作理念,他回忆道:

在第一次见面两三个月后,Lin-Manuel问是否能来我家给我唱点东西。他坐在我家沙发上,开始打着响指唱起了剧里的第一首歌——“Howdoes a bastard, orphan, son of a whore...”

唱完后他问我感想如何,我说,“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惊艳的东西!”他把我书的前40页精确地浓缩在了一首四分钟的歌里,还成功地将18世纪的语言和21世纪俚语完美融合在一起。经过Lin-Manuel天才大脑的锻造,歌词听起来自然流畅,浑然一体。不久后他给我发了个邮件让我上YouTube,就是他在白宫表演第一首歌那次,奥巴马全家都为他起立鼓掌!于是我就暗自思量:“哇,这个年轻人真是让我借风扶摇直上。”

Miranda亲述:然后每个人都说:“噢,这个人是个天才!汉密尔顿也是个天才!”他们将我们相提并论,但我不是个该死的天才,我得拼命努力。汉密尔顿他三周内就写出了我所写的东西,那才叫天才。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些搬到舞台上,我得首先去了解剧中人物的世界观,然后取出其中精粹。

这首开场曲目也在第58届格莱美颁奖礼上表演过。表演是在《汉密尔顿》的演出剧院理查德·罗杰斯剧场进行的,并在格莱美洛杉矶现场的屏幕上直播。随后《汉密尔顿》获得了最佳音乐剧专辑奖。

格莱美

​2. Aaron Burr, Sir

汉密尔顿遇到了亚伦·伯尔(Aaron Burr),在他们去酒馆喝酒时,又结识了约翰·劳伦斯(John Laurens), 赫尔克里斯·穆利根(HerculesMulligan)和拉法耶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这三个人将在北美独立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并成为汉密尔顿的私交好友。

汉密尔顿和伯尔在整部戏中都互为衬托,他们同为孤儿,却在不同的背景下成长。尽管他们有相似的抱负,然而对于如何实现那些目标的处世哲学却全然不同。当时他们都还不了解对方那不顾一切(包括杀人)的野心。

在接受60 Minutes的采访时,Miranda表示这首歌,尤其是劳伦斯,拉法耶和穆利根部分的韵律,不仅是为了介绍三位革命家,也是为下一首歌“My Shot”里汉密尔顿的口才做好铺垫。

“这首歌由三位好友Laurens, Lafayette, Mulligan的80年代风格说唱开始。伟大的rap,同时也是很初学者的rap。‘I’m JohnLaurens in the place to be!‘你知道吗?”我们都自己尝试过80年代风格。‘I’m Lin Miranda in the place to be /I got my high school diploma and my college degree!’接着汉密尔顿就登场了,连续六押韵句的歌词。这太疯狂了,这么多复音词和行内韵。他就像是来自未来的人,聪明的举世无双,每个对韵都无懈可击。

3.My Shot

汉密尔顿来到纽约后,开始寻找能为之奋斗的事业。很快他就加入了美国独立运动,并因此结识了剧中的一些角色,也是历史上汉密尔顿真实的朋友。这首歌以号召“起来”对抗英国政权而结束。:

Miranda说他花了整个2009年来创作这首歌:

HAYES:这对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花一整年来写一首歌意味着什么?

MIRANDA: 这意味着……汉密尔顿比我聪明多了。这首歌是关于汉密尔顿用雄辩的口才征服房间内所有人的事,所以每个对韵必须完美。

他之前还发表过一个早期demo版本。

​4.The Story of Tonight 

这一段在第一幕反复出现,是用来联结汉密尔顿和他的革命朋友们的主导动机。

这首歌的主题是关于革命兄弟间的回忆,有点像《悲惨世界》里的Les Amis de l'ABC及他们在参加战斗之前唱的那首歌。也曾有粉丝在推特上问Miranda这首是否是有意写得像Drink with Me, 他回复说并不是。

【校对:(抄自维基)主导动机(德语:Leitmotiv)指一个贯穿整部音乐作品的动机。动机是音乐语汇的短小构成,通常的长度在一到两个小节。例如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命运敲门的动机,这个动机就是整个命运的主导动机,整部交响曲就是由它构成,不单单在第一乐章中反复出现,在所有乐章都频繁变形出现,第三乐章扭打的旋律就是由3个命运动机的变形组合而成。而第四乐章由铜管奏出的胜利主题也可以视为命运动机的变形。】

5. The Schuyler Sisters 

“The Schuyler Sisters”这首歌被称为是本剧中的天命真女组合亮相曲目,它介绍了《汉密尔顿》中两位主要女角色,安杰莉卡和伊莱莎·斯凯勒(Angelica和Eliza Schuyler),当然还有她们的妹妹佩吉(Peggy),不过她就像是三人中的MichelleWilliams。

【译注:天命真女 (Destiny'sChild)是美国的女子流行演唱组合,由有Beyonce Knowles、leToya Luckett、LaTaviaRoberson和Kelendria Rowland组成。1997年正式成军后与哥伦比亚唱片公司(SonyMusic)签约。组合起初是二重唱组合,后来发展成四重唱组合,最后演变成三重唱组合。天命真女的唱片及单曲创下了六千万的销售记录。2000年2月,Farrah Franklin和MichelleWilliams加入这个演唱组接替离去的Roberson和Luckett。】

因为演员们的现代化的演绎方法,听众很容易听出口语化的werk,尤其是在安杰莉卡那句强势的“I’m ‘a compel him to include women inthe sequel”后。不过在Miranda认可的官方歌词版本中,最终采用的还是正式的“work”。

然而在全剧中我们面对传统的“work”和它的现代用法,很难分析清在某一刻用的到底是哪个词。这样两个词/观点的混合叉用,几乎像是炫技一般,为观众带来了历史和现实混合制造的激烈冲突感。

另外,也许是有意识的,这种书面语言和口语的分别同时突出了另一种区别——姐妹中的一位在当年有着超前于时代的当代女性特点,而另一位令人钦佩的美国国母形象则得到了进一步强调。

6. Farmer Refuted

这首歌描述了汉密尔顿与一个反对美国独立运动的保皇党之间的对峙。

这个场景的灵感来自1774年萨缪尔·西伯里主教以“韦斯彻斯特农夫”的名义写给报纸的系列匿名信,警告人们反抗英国可能会导致毁灭。汉密尔顿则以一篇《国会措施辩护论》作为回应,随后又发表了这篇《反驳农夫》,也是歌名来源。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讽刺性昵称是“农夫乔治”,所以反驳农夫是汉密尔顿对国王和其辩护者同时予以驳斥。

这首歌的结构采用了音乐剧双关形式——大量使用了对位法,汉密尔顿对西伯里的辩论作出了许多对位回应。旋律则机智地使用了《安娜·玛格达勒娜·巴赫的笔记簿》中的《G大调小步舞曲》。

这首歌同时也致敬了《莫扎特传》中的场景,莫扎特的敌人萨列里煞费苦心地谱了一段简单的进行曲,然后只听过一次的莫扎特轻易就创作出一个更复杂精致的版本,无意中羞辱了萨列里。

当然在这里,汉密尔顿是有意羞辱西伯里的。

在“You’ll BeBack”里,大键琴伴奏营造出一种守旧的感觉;而在“Your Obedient Servant”华尔兹舞曲则营造了一种正式感,形成了两人现实层面上或隐喻上的对决。

7. You'll Be Back

这首歌以乔治三世写给殖民地的一封信的形式呈现,是一种延伸的双关,突出了殖民地居民的不满和国王企图维护威权的行为。从形式和用词上,它都呼应了其他几首有着相似诡异主题(“你想离开我,但却掀不起波澜”)的歌曲。

“You’ll Be Back”和国王乔治的其他歌与剧里大多数歌的风格都完全不同。音乐剧的主要风格是嘻哈/说唱和节奏蓝调,而国王乔治的音乐则是对入侵的英国流行乐的致敬,特别是披头士的风格。它从音调上区分开了守旧的英国和殖民地的年轻革命者们(大多数由有色人种扮演)的不同。

(还有,英国音乐……入侵……懂了吗?)

乔治的歌词采用简单韵律(只在每行的最后一个音节押韵),只用同音词或者重复词来构成行内韵(比如说,在第一节里,两个price形成了行内韵,而tea则是和sea与see配合使用——好笑的是,同音韵有时候也被称作完全韵)。这点与革命者形成了强烈反差,他们采用复式韵和几乎不断的行内韵(“Aaron Burr, sir”里整首都如此)。乔治的”da da da”也与“Guns andShips”和“My Shot”里复杂的说唱和声形成鲜明对比,用语上比美国人们要简单一些。

这首歌也是Lin-ManuelMiranda写给音乐剧的第一首歌:

【译注:可能有误,LMM在2009年就已经写好Alexander Hamliton并在白宫表演了。】

“在2010年结婚后,我在和我妻子的蜜月途中有了个关于《汉密尔顿》的点子,然后我就在蜜月时没有钢琴的情况下写下了国王乔治的歌;当我回家后,我们制作人就觉得,In The Heights该谢幕了。”

这首歌里语气和用词有很多来源于国王乔治三世在1775年10月27日给国会的通告。在致辞中,就像这首歌里一样,乔治多次使用了“忠诚”和“从属”这些词。他还扬言会采用武力快速镇压叛乱。宣告部分摘录如下:

他们已经集结了军队,还在召集海军力量;他们控制了公共资源,宣称自己有立法、行政、司法权,而且他们已经在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人民和资产上粗暴的实施了这些权利:尽管这些任然对我们保持忠诚的人民并不高兴;尽管这些人民足够聪明,能看得到篡夺政权的致命后果,也希望反抗那他们;但也许暴力的湍流太强,以致忠诚的人民被迫默许屈服,直至获得足够的武装力量支持。

8.Right Hand Man 

这首歌对乔治·华盛顿(GeorgeWashington)充满波折的纽约竞选进行了戏剧化改编,这次竞选也促成了他和汉密尔顿历史性的相会。

从文体上看,华盛顿的部分是90年代嘻哈乐风格(PublicEnemy/Chuck D, East v. West coast)——比如说scratchingand sampling(擦音和合成新曲?)的风格。这种处理是很容易讲得通的:比起汉密尔顿及他的朋友们,此时的华盛顿已经饱经沧桑,庄严成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革命的O.G.【校注:可能是说originalgangster?】。

9. A Winter’s Ball

“A Winter’s Ball”主要连接了“Right HandMan”中汉密尔顿参与纽约竞选和下一首”Helpless”中遇到他未来妻子伊莱莎·斯凯勒的部分。

1779年至1780年初的冬天,是18世纪最困难的冬天。华盛顿率11000人驻扎在新泽西的莫里斯镇,以便占据战略要地抵御可能出现的突然袭击。

莫里斯镇的冬天是无声的荣耀,那些建国先驱们没有报酬,饥寒交迫,在18世纪最严酷的冬天里都保持战备,只因他们对祖国独立大业的坚定信念。

那时舞会经常在军需仓库举行,重要官员们也经常参加。第一场舞会在1780年2月23日举行,Miranda将某场舞会设定为汉密尔顿遇见斯凯勒姐妹的场合。

整个莫里斯镇,包括汉密尔顿居住的福特大厦,后来成为了美国的第一个国家历史公园。

这首歌也树立了汉密尔顿善于交际的花花公子形象。

10. Helpless

​与“The SchuylerSisters”一脉相承,伊莱莎这首歌用了模仿Beyoncé的演唱方式,特别她在“Countdown”那首歌里的风格。随之她也彻底与汉密尔顿坠入爱河。

Miranda称Beyoncé专辑《4》中的”Countdown”也是他听过写得最好的歌。

“和都与他人私奔的其他三个姐妹不同,伊莱莎作为顺从的女儿遵循了传统,在1780年2月如旋风般地与冉冉升起的乔治·华盛顿的助手迅速坠入了爱河。他们虽然几年前有过一面之交,但现在汉密尔顿已彻底沦陷了,用华盛顿另一个助手的说法就是‘爱疯了’。”

11. Satisfied

​“Satisfied”强调了《汉密尔顿》里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即叙述者的身份区别导致了对同一事件的不同解读。这首歌也是剧中最具革新精神的歌之一,以安杰莉卡在伊莱莎和亚历山大婚礼上的致辞开始,然后整个场景——包括演员、道具甚至旋转舞台——都戏剧性地倒回到他们在”Helpless”中相聚的场景,只是这次是以安杰莉卡的角度来讲述。并没有被这些戏剧化的舞台设计抢戏,Renée Elise Goldsberry奉献了极具爆发力的表演,安杰莉卡试图把自己对亚历山大的感情升华为对自己家人的责任感。

这首歌的和弦结构也是明显的half-time version(半拍?半谐韵?),跟“MyShot”中的相同(i-III-iv-vi-V)

Miranda对这首歌的解释:

“Satisfied”的歌词,是安杰莉卡重述汉密尔顿与她妹妹伊莱莎相识相爱的过程,也是我所写过的最复杂的歌之一。我自己甚至都唱不了这首歌,但扮演安杰莉卡的Renee Elise Goldsberry平常说话时就有这个语速。她脑子转得就是这么快。你会发现安杰莉卡是房间里最聪明的人,她只需邂逅的一瞬就读懂了汉密尔顿。

Miranda在拍摄短命的电视剧《善恶双生》时写了这首歌,简而言之这是他在工作间歇摸鱼完成的(这家伙可真是停不下来呀)。

“满足感”这一概念,和汉密尔顿对其求而不得的困难不仅联系他野心勃勃的天性,还隐喻了决斗的最终目标,即开枪之后的满足(satisfaction)。

【译注:手枪决斗中,双方相对开枪。如果两人都没有命中,而挑战者认为他已经“满足”,则决斗终止;否则反复开枪,直到一方受伤或死亡为止。但开枪次数不能超过三次,否则会被认为是过于“野蛮”。实际这种情况很少见。】

【再注:实在忍不住请你们欣赏下LMM倾情献唱的demo(逃……)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53012】

12. The Story of Tonight 

“The Story of Tonight”的重演版,四个革命者的主题,他们在汉密尔顿的婚礼上打闹。这首歌同时还引领伯尔向“Wait For It”转变。

据Chernow说,历史上汉密尔顿只有一位朋友参加了他的婚礼,没有家人出席。Lin-Manuel Miranda对于这处改动是这么解释的:

真实的汉密尔顿夫妇的婚礼让人悲伤,但对于音乐剧来说,悲伤情绪出现这个时间段太早了。我决定用其他原因来让让观众感到伤感。

13. Wait For It

这首歌是第一幕中途亚伦·伯尔的独白。

前半首的节拍与雷鬼乐很相似,节奏跟KevinLyttle的“Turn me On”几乎一模一样。

开始的钢琴旋律后来在“Burn”里也出现过。

Lin-Manuel Miranda在接受The New Yorker采访时提到了他对这首歌的创作感想:

我觉得我们都经历过被朋友和同学在某方面超过的情形——无论是事业财产,还是婚姻爱情;当我们还在原地踏步时——身无分文,单身无业,你只能对自己说“Wait for it.”

Miranda接受Grantland采访时表示觉得他认为这是他所写过最好的歌之一:

我傻乎乎地把许多好歌都给了亚伦·伯尔,Wait for It”和“The RoomWhere It Happens”

可以说是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两首创作,而我都给了他。

14. Stay Alive

从史实来讲,这首歌在时空上是跳跃的,从汉密尔顿的婚礼(1780)回跳了近三年来讲述大陆军在福吉谷的冬天(1777-78),蒙茅斯战役(1778)和劳伦斯与李的决斗(1779)。

然而从叙事的角度,这首歌将剧情焦点带回了高风险的战争中;还因为伊莱莎的存在,进一步突出了汉密尔顿个人在战事中承担的风险。艺术创作给予了这种改编所需要的自由度。

这首歌里,我们看到汉密尔顿急于向华盛顿证明自己的价值,渴望指挥一支军队。但无论是在本剧里,还是历史上的这个时间点上,战争对他们来说进展得都不太顺利。Chernow写道:

在凛冬的恶劣天气和英军的追击下,美国大陆军士气极其低落,乔治·华盛顿只得带领部队穿过新泽西。在纽约的溃败坚定了他要避免和英军大规模正面对抗的决心[……]取而代之他开始去用小规模的游击策略,保持机动性,降低风险和损耗。汉密尔顿在他的论文里也做出过解释:“因为大陆军坚决逮住每个机会进行游击和偷袭。英军的处境十分艰难。”而美国的崎岖地形和浓密山林,使得英军无法按照传统的作战方式展开。

积极的战术运用让华盛顿逆转了局势,与敌军进入了僵持状态。然而,尽管汉密尔顿的谏言是成功的,华盛顿仍然决定让查尔斯·李来指挥。“哟!我是个将军了!” 李在蒙茅斯战役的表现可以说是灾难性的,随后他遭到了军事法庭的审判。而汉密尔顿提供了证词。

在李公然发表一系列文章侮辱华盛顿以为自己辩护时,劳伦斯向李发出了决斗的邀约以维护华盛顿的荣誉。

15. Ten Duel Commandments 

汉密尔顿,劳伦斯,伯尔和李的这首歌是关于决斗准备和规则的。曲名和风格都致敬了The Notorious B.I.G的“Ten CrackCommandments”。

关于这首歌的灵感,导演Kail解释说:“我们需要为汉密尔顿和伯尔的决斗做好铺垫——因为你知道汉密尔顿死于决斗——所以在结构上打好基础很重要。采用这种嘻哈迷们喜欢的形式也是为了阐述其实那时候人们所做的事与Biggie十五年前所做的事是一样的。” Miranda补充道,“这是一首关于非法行为和它们运作方式的歌,我们都借鉴了Moses的结构”【校注:不知道这里的Moses是指代什么,应该不是摩西吧。。。】

【译注:The NotoriousB.I.G.克里斯托弗·华莱士(Christopher Wallace,1972年5月21日——1997年3月9日),美国嘻哈音乐人,他的歌曲以"轻松、流畅",半自传性的歌词与优异的叙事能力闻名。1994年发表个人首张专辑《准备好去死》(Readyto Die),成为东海岸嘻哈界的中心人物。1997年3月9日在洛杉矶被不明枪手袭击并枪杀。】

16.Meet Me Inside

汉密尔顿在美国独立运动前期还几乎是个青少年,而这正是一首关注他的青春期问题和与“父亲”的冲突的曲目。

汉密尔顿血气方刚、野心勃勃,同时又对他的“私生子”出身非常敏感;华盛顿头脑冷静、沉着稳重,但偶尔会无意地流露出高傲的态度。这点事有历史根据的,两人水火不容的性格经常发生冲突。

华盛顿谨慎少言,判断力出众;他总是寻求调解,接受妥协方案。而汉密尔顿才华横溢,充满自信,但却易超之过急。当他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时候(其实几乎所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对的),他会分毫不让,不停强调自己的观点。

17. That Would Be Enough 

这首歌体现了夫妻间的冲突,尽管汉密尔顿已经获得了一些列瞩目的政绩,但他“永远不会满足”,而他的妻子伊莱莎则满足于爱情和家庭。

Miranda和Soo在Graham Windham的纪念伊丽莎白·斯凯勒·汉密尔顿的午宴上表演过这首歌(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zMzU3Nzk4OA==.html)。【校注:GW就是由伊莱莎建立的那家孤儿院合并而来的】

18. Guns and Ships 

《汉密尔顿》是史上语速最快的音乐剧(两个半小时内总共塞进去了两万个词),而“Guns and Ships”是剧中语速最快的歌。据Mental Floss,这首歌也是音乐剧史上语速最快的歌。

《汉密尔顿》或许保持着语速最快的百老汇演出纪录,但“Guns and Ships”是不是最快的歌还有待定夺。这首歌每秒唱了6.3个词,而桑德海姆(Sondheim)的音乐剧《伙伴们》(Company)中的“Not Getting Married Today”则是每秒6.2个。但Libresco指出”Not GettingMarried Today”更具挑战性,因为“Guns and Ships”整体编曲上留了更多的间隙来让歌手调整气息。而这两者都比《潘赞斯的海盗》(The Pirates of Penzance)里的知名快歌“I Am the VeryModel of a Modern Major-General”的语速更快。

不过,Fivethirtyeight.com指出“Guns andShips”毫无疑问是百老汇史上最快的歌,特别是有3秒钟内念19个词这种极限唱段。他们还提到:

在传统音乐剧里,某一角色的唱段达到Miranda的歌词速度时,该角色通常也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下。而在《汉密尔顿》里,在其他剧里会显得狂躁的节奏不过是革命的正常脉动。

拉法耶比其他任何人台词都念得快,用得还是法国口音,还得像下图这样蹦蹦跳跳的:

向Daveed Diggs致敬!

​19. History Has Its Eyes On You 

在这首歌里,华盛顿告知汉密尔顿他的能力和责任所在;他给了汉密尔顿一把剑,象征着提拔他做指挥官,并握手致敬。

这首歌长度只有1分半,但Ron Chernow在MountVernon.org的采访中花了七分钟来讨论华盛顿和汉密尔顿的关系:

你去看了演出了吗?这其实是这部戏的核心问题之一,因为Lin-Manuel Miranda曾问我:“华盛顿是不是将汉密尔顿看作年轻版的自己?”我回答说:“是的,他们的个性是如此迥异,但他们的某些处境肯定让华盛顿觉得相似。”

​20. Yorktown(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这首歌主要讲的是约克镇战役,美国独立战争的最后一场重要战役。你可以在Chernow写的传记160-165页看到相关内容。

华盛顿把主要军力集中在威廉斯堡,在那里一直在追击康沃利斯(Cornwallis)军的拉法耶部队也加入了他们。集结军队后,华盛顿和罗尚博(Rochambeau)于9月28日向约克镇进军。当天晚些时间抵达城外后,两位指挥官把美军部署在右翼,而法军在左侧。

在三天时间里,美法联军日夜不停向英军发起攻击。在10月11日晚上,华盛顿方面在离英军阵线仅有250码的地方开始修建战壕。但英军的防御工事阻碍了他们的进展,9号和10号堡垒阻止他们靠近河流。这时我们的英雄汉密尔顿向10号堡垒发起了强攻。

华盛顿的成功战术,加上汉密尔顿,拉法耶和劳伦斯的英勇行动使得英军副总司令康沃利斯侯爵不得不全面投降。歌名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出自康沃利斯投降后率领英国军队撤离时演奏的曲目。

【校注:按照当时的传统,战败方要在约定条件下奏乐撤离。通常音乐应选择向战胜方致敬的旋律,在此情况下,即法军或美军的进行曲;但是华盛顿坚持要求战败方用英军或德军进行曲】

​21. What Comes Next?

约克镇战役是美国独立战争的最后一次重大战役,最终迫使英国议会投票决定结束战争。

国王乔治:

我觉得让美利坚从联合王国脱离是明智的行为,我相当肯定在此事上我完全不用担负任何责任。我已认识到这样的野蛮行为已经成为美利坚居民的显著特征,所以说他们与王国的分离也许不是坏事。

人话版:

这些跟我都没有关系啊!特么的美国人都是些无赖啊!没了他们我们肯定会过得更好啊!

用本剧里乔治的风格唱出来就是:“你们就自求多福吧lol”

22. Dear Theodosia

亚伦·伯尔和汉密尔顿在革命战争结束不久后都分别迎来自己孩子的降生。这首歌里都是他们的轻声细语,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刚刚独立的国家建设过程中人为因素的重要性。这首歌再次呈现了他们生命中的共同点——孤儿身份,革命经历,亲子关系以及他们为新的国家打造坚实地基的强烈意愿。

Lin-Manuel Miranda和本剧的音乐导演Alex Lacamoire都认为美国独立民谣乐队The Decemberists对这首充满甜蜜爱意和摇篮曲调的歌有很大影响。Miranda认为是他们的“Red Right Ankle”那首歌,而Lacamoire则认为是受“June Hymn”的启发更大——后者的影响显然更加容易辨认。还有一些论调认为这首歌的旋律让人想起了“Hey There Delilah”。

【译注:Alex Lacamoire曾公布了The HAMthology playlists,本剧的风格受到了列表里曲目风格的影响或启发。我建了个网易云音乐歌单,有兴趣请戳:

http://music.163.com/#/playlist?id=365496307(有两首曲库里没有)】

Lin-Manuel Miranda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于2014年,仅在音乐剧于外百老汇开演数月之前。他把这首关于父子爱的摇篮曲许多功劳归于他的儿子,然而真相是这首歌是为了纪念他家的另一位成员:

LMM在领养自家狗的那周写了这首歌

23. Non-Stop

第一幕的终曲介绍了汉密尔顿在战争末期至被任命为财政部长。在伯尔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汉密尔顿年仅30岁就成为首席律师参加制宪会议,并撰写了《联邦党人文集》的主要部分。

这首歌以五重唱结束——每个声部都来自不同的歌,作曲Alex Lacamoire称这种形式为“all-skate”。

考虑到Lin-Manuel Miranda手头负责的一大堆事(作词、作曲、编剧),这首歌的歌词通常也用来形容他本人。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