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乡土童年 | 9. 离不开水的鱼 – 学美文网

水鱼,乡土童年 | 9. 离不开水的鱼 – 学美文网

互联网 2021-04-12 20:01:34

一到夏天,五珠泉的水就涨起来了。泉水漫过一角的缺口,顺着沟渠哗哗地向远处的田野流着。泉边的草更绿更深了,另一角的几棵树也长出了新的枝丫,越发繁茂起来。泉水很凉,即使在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它也像一块化不了的冰块。泉水也很清,浅的地方,水底不规则的石头高高低低,陷在泥沙里;深的地方,水中灰绿的水草隐隐绰绰,随波飘摇……

天气热起来,这里就成了大家的游泳池。

最初我并不会游泳,只能在泉边羡慕地看。这边,有人从树上扎进水中,不久在另一个地方顶着满头水草地冒出水面。这边,几个人挤在一个大大的黑色气圈上,故意使劲地摇晃,尖叫中几个人跟随气圈一起翻落在水里,几秒后有陆续冒出水面,一边抹掉脸上的水,一边呵呵地笑……

这种来自于水的诱惑,在火热的夏季是无论如何也抵御不了的。

又是一个艳阳天,我和几个同样不会游泳的小伙伴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噼噼啪啪扑进泉水里。我们在水浅的地方,把手撑在泉底,只露出脑袋——看起来在游,其实我们只是在水底爬。

一个又一个日升日落,我们玩水的地方也越来越深。水慢慢地齐到我们的胸口、脖子,手撑不到泉底了,开始在水里乱抓……记不清几次呛水之后,我们就真的会游了。

当我们认为自己终于可以当一条无忧无虑的鱼的时候,大人们似乎不约而同地给我们算了一个命。而算命大师又不约而同地给了相同的一个答案:这娃儿犯水,小心“深水关”。

于是,阻止我们游泳成了大人们仅次于干农活的二等大事。他们不再轻易放我们出门。下田还是赶集,也常常把我们带在身边。

可我们,已经是离不开水的鱼。

没有了单独行动的时间,但是小孩子总有小孩子的办法。

快要中午了。我在田边,遥见军娃和他妈赶集回来。军娃妈跟我妈打了招呼,正聊着田间地头的事儿。趁他们没注意,军娃抬起右手,握紧拳头,竖起大拇指,再把拇指弯三下。我也抬起右手,握紧拳头,竖起大拇指,再把拇指弯三下……一场下午三点的游泳就这样约好了。

又一个午后,太阳把院坝晒得烫脚。我听着书上天牛的嘎嘎声,也热得发慌。

“春娃,我妈叫我去买盐去了!”院门外,尾巴喊了一声,就走了。

看着在椅子上睡着的老爸,我笑了。

几分钟后,我悄悄溜出家门——尾巴正在大路边的老桉树下笑着向我挥手。我快步赶了上去,一起出发了——当然不是去买盐。

如果是大晴天,却迟迟没有小伙伴呼喊“买盐”,我就得自己正大光明地出去倒垃圾,然后顺便到隔壁陈家后门外的牛棚去看一眼。牛棚第三个柱子上贴了一张不起眼的纸条,上面五个字:两点,老地方。谁写的,看字迹就知道;老地方,我们几条“鱼”都懂……

当然,老地方也不总在一个地方。

在我们镇子的北边,有一条人工挖凿的灌溉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也不知最终流到了哪里去。人们都叫它“官渠堰”。在五珠泉里再玩不出新花样的时候,我们开始向官渠堰发起挑战。

渠又深又宽,两岸都用混泥土抹得很平整,每隔一两百米才有一处阶梯供人上下。横跨官渠堰的大桥栏杆上,几个光屁股纵身跃入渠中。跳入水中,我们才知道平缓的水面下面是汹涌的激流。如果不能再第一个阶梯处抓住台阶爬上来,就又得再水中挣扎一阵子,等到被冲到下一个阶梯处……不少时候,我们是在被冲到第三个,甚至第四个阶梯处才筋疲力竭地爬上岸来。一上岸,又立马就来了精神,光脚丫踩着热乎乎的地面往回跑,再次爬上桥栏,再次纵身跃下……

在官渠堰游泳的确刺激,可是水深,踩不到底,玩起来太费力气。

我们想到了另一个好地方——小石河。

小石河离我们村子就远多了,当然也宽多了。连通两岸的是一座20栱的石桥,被称作“人民大桥”,汽车在上面也要跑好一会儿才能通过呢!可是,这么宽的河里,却很少波涛汹涌。大多时候,河里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河水顺着低洼在卵石间流着,在河床里又冲出几道小溪。因为有人淘沙石,河里就形成了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水塘……

这些水塘,就是最佳的游泳场所。

这些水塘,有的一直有活水流进流出,清清凉凉;有的则被石块完全包围起来,水已经晒得暖暖的了。在凉水里泡久了,再到热水里躺一会儿,真是舒服极了!

可是,小石河也不是绝对安全的。有一次,我和强娃、刚子去河里游泳。游累了,就躺在河中间的石堆上晒太阳。不知什么时候,水涨了起来。等我们发现的时候,我们屁股下的石堆已经成了一座“孤岛”,四周都是奔流的河水。

天色不早了,水没有一点减小的痕迹。刚子比我们几个年龄要大一点,个子也比较高大。他决定带我们趟水回到岸边去。

我们有些害怕,但还是小心翼翼地下水了。水不深,还没没过膝盖,但是流得很急,再加上水底全是大小不一,高低不平的石头,要站稳很不容易。我们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岸边挪动步子。突然,我脚下一滑,仰面朝天地倒在了水里。就在自己要被水冲走的那一瞬间,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我——是刚子!

尽管刚子抓住了我,但我一时没法站起来。水底,石块擦着我的屁股顺水翻滚着,恍惚间以为是刚子拖着我在往上游走……直到爬起来,才发现我们一直在原地。

我们最终还是安全地回到了岸边。只是强娃的一只凉鞋被水冲走了。

溜出去游泳很容易,但回到家还是免不了大人一顿打骂。

为了减轻处罚,我们会对大人说没有去游泳。可他们在我们手臂上轻轻抓一把,当我们手臂上出现几道白印子的时候,他们的表情就严肃了。不久,我们也有了新发现:游了泳,只有睡一觉,身上就抓不出白印子了。于是,游泳之后我们都要趁大人回家之前睡一觉。

我们一直都没弄清楚其中的原因。

一个夏天,在大人的百般阻挠下,我们几乎游遍了附近所有的泉河沟渠。

离不开水的鱼,最后都变成了一只只黑泥鳅。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