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花颂》是歌曲还是京剧?

梨花颂,《梨花颂》是歌曲还是京剧?

互联网 2021-06-22 16:01:34

《早安京剧》系列公众号,全天候陪您赏玩京剧……

《梨花颂》是“交响京剧”《大唐贵妃》中的有一定京昆元素的配曲,只不过《大唐贵妃》就是浪费大量人民币的短命的畸形儿,好像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创新之作,其实是把驴头硬接在马脖子上的七杂八凑,论艺术性远比不上“样板戏”,但它对京剧艺术的破坏性远比“样板戏”大得多!

历史上的“”安史之乱“”,是一个重大的影响历史进程的动乱,在这一动乱中李隆基和杨国忠杨玉环兄妹各应领多少罪责,其定罪量刑的根据是故事还是历史事实,估计没人说的清。奇怪的是,千百年来广泛流传于民间津津乐道的并不是安史之乱给老百姓带来的无辜的乱离之苦,而是伴随着描述帝王家的骄奢淫逸生活场景对李隆基和杨玉环的“爱情”进行的夸张的颂扬。这个怪现象客观上冲淡了正确的历史观。其实老百姓哪里知道上层建筑的生活乃至政治斗争的内幕啊,只能对他们所熟悉的生活内容感兴趣。这就是李杨爱情千古传诵的群众基础,而白居易的《长恨歌》不能不说是冲淡统治阶层的权利之争而使老百姓遭罪的痛楚的始作俑者。

据说杨玉环是在梨花树下被勒死的,所以有“梨花树下香魂散”和李隆基“一见梨花一惨情”的说法,但当年荒无人迹的陕西留坝是否有梨树,这梨树是野生还是人工培植,好像白居易也没有说明,只是说杨太真在唐明皇眼中是“梨花一枝春带雨”。总之,连杨贵妃的刑场也是很有讲究的:雪白的白绫挂在雪白的梨花丛中,系着浴后的凝脂一般的玉体随风荡漾,这仙境一样的场景绝非一般平民所能想象的。

大概因为骊山华清池宫的梨园就是传说中的戏剧学校和戏舖的发祥地,是艺人统称梨园子弟并拜唐明皇为祖师爷,恭称“老郎”的由来。而“梨园”的名称由来可能也与杨玉环在李隆基眼中似带雨的梨花,就爱屋及乌广植梨树的缘故有关,所以,既然演绎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梨花自然在《大唐贵妃》中就成了李杨爱情的代言人,这便是进行《大唐贵妃》编剧时环绕在作者大脑中的主旋律。

作为以交响乐(其实也是“改良”的,因为加入了京剧锣鼓)为载体,洋鼓洋号伴奏的京剧唱段为陪衬而胡乱拼凑起来的《大唐贵妃》,由于其违背了京剧的传统“梨园家法”而破坏了京剧,同时也违背了中华民族的艺术欣赏固有的理念,所以这个畸形的怪胎,在浪费了巨额的民脂民膏之后没公演几场就“香消玉殒”了。可其主题曲《梨花颂》却打着“国粹”的旗号在国内国外同流行感冒一般的传播开来,一时间不但一些京剧艺术家们在各种演出中好象不唱《梨花颂》就不足以显示大师风范的不唱正经京剧而大唱特唱,就是连电影演员、话剧演员、说相声的、演滑稽小丑的等与京剧毫不相干艺术家和业余爱好者们都是大唱特唱,就连马路边的缝鞋匠一边穿针引线一边也在“梨花开—哎哎哎-----”。真比当年费翔的《一把火》要火大的多!说来《梨花颂》作为歌曲本身是无可厚非的 ,但把他异化成京剧名段而成为扰乱京剧视听的罪魁真是货真价实的!

于魁智李胜素演唱京剧大唐贵妃《蝶恋》选段

有人说,《梨花颂》是京歌,其实歌曲就是歌曲,京歌也是歌曲。事实上,《梨花颂》连所谓的京歌都不是,因为在它的主旋律中,除了摘用了一些京剧和昆曲的乐汇外还大量的摘用了越剧或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旋律,使人听起来总有一些江南吴侬软语的味道。在李胜素和于魁智唱的扩编的《梨花颂-蝶恋》的后半部,还有摘用电影《知音》主题曲乐汇的痕迹,而且唱词游离于《梁祝-化蝶》和现代情书之间,可见《梨花颂》的创作灵感来源于《长恨歌》《梁山伯与祝英台》《知音》等古代和近现代描写爱情故事的音乐感觉。

在此,本来就无意于诋毁《梨花颂》的创作水平和高超的创作技巧,更无意于诋毁《梨花颂》艺术成就和大众化的顺风顺耳,所要说的是:《梨花颂》根本就不是京剧,不是京歌,也不是昆曲和京剧的'琴歌',,他不过是被扬弃的《大唐贵妃》杂乱拼凑剧中的一段插曲。

至于扩编后的《梨花颂》,更是加入了从坟墓中升空双飞起舞的彩蝶--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永叹,无疑更是已经远离了自诩为“交响京剧”《大唐贵妃》的原旨,连“京剧”都扔了,只剩下“交响”了!

我们业余爱好者切不可盲从,唱唱玩玩虽然无所谓,但要当做京剧的梅派经典大唱特唱而忽略了对传统的、正经的艺术的研学,就是太那个了!

2018.12.26原于沽上雅韵内部群,2018.12,28整理

(本文系转发,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