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测“今视频”APP入局长视频,快手有钱之后“飘了”?

快手直播什么方面的比较好,内测“今视频”APP入局长视频,快手有钱之后“飘了”?

互联网 2021-03-03 22:10:22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松果财经(ID:xxxxx),作者:松鼠鱼,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长视频行业将迎来新的竞争者。

据消息称,快手于近期测试了名为“今视频”的App。按照快手官方的介绍,今视频致力于打造优质的在线视频媒体App。

有行业人士表示,快手此次测试的今视频App,大概率是以中视频为基础,其目的就是对标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

快手

在如今长视频领域,国内几乎已经形成了以爱优腾三大平台的“三国杀”局面,此时的快手为何突然透露这一大动作?当前的长视频赛道上,真的还能挤下快手这一新的玩家吗?

长视频渐衰

快手为何还要做?

长视频玩家们的生存环境正在变得愈发艰巨。快节奏的生活时代,将人们日常生活的空余时间割裂,碎片化成了当前时代的现状。

碎片化所造成的后果,就是用户的习惯发生了改变。加上数字媒介的冲击,人们的注意力也随之不断缩短,使得碎片化、快餐化的信息逐渐成为了人们接受的主流。

极光大数据显示,移动用户人均App每日使用时长中,短视频在2020年一季度达到21.1%,接近第一名22.8%的即时通讯,在线视频则维持在10.4%,在线视频2019年平均时长也仅为11.52%。

越来越少的人,不再青睐于并不适合填充碎片化的空余时间,短视频的出现成为了挤压长视频们生存空间的有利竞争者。

从在线视频行业的月活用户规模趋势中也能看到,这一数字正在维持着持续下滑的表现。其中寒暑假期间的短暂流量回归,成为了长视频平台们争抢用户的黄金时间。

图片

用户的活跃度不断下降,意味着对于视频平台们而言最重要的用户黏性不断缩减,这也间接反映了短视频对于长视频行业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与此同时,短视频平台还在抢占长视频们原本的广告业务。

根据Quest mobile数据统计,在2020年第一季度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同比下降了19.9%,其中短视频广告市场占比达到13.5%,同比上一年增长了5.3%,而综合视频广告则占比下滑了2%。

随着短视频的流量不断增长,短视频媒介广告的收入也将不断攀升,这将继续挤压长视频平台们的广告业务空间。

本就愈发艰难的长视频行业,还将面临着新玩家的竞争。2020年年初上线《囧妈》的西瓜视频和投资欢喜传媒推出《风犬少年的天空》的B站,成为了长视频行业之中的新贵,与爱优腾芒争抢着本就拥挤的市场。

长视频行业正处在艰难的状况之时,激烈的内部竞争,以及步步紧逼的短视频,让整个长视频行业的未来的处在不稳定的状态。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快手为何要选择在此时大举进军?

短视频用户规模见顶或许是首要原因。短视频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增速也随之出现了大幅度的放缓。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间,12月月活用户规模分别为7.31、8.23、8.72,同比增幅为70.8%、12.6%,6.0%。

虽然月均使用时长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增长,但对于快手而言,这一数字并不够看。上市之后的快手,需要给出更优秀的数据,才能在苛刻的资本市场之中得到资本的青睐。

此外,虽然竞争激烈,但仍有一定的空余位置能够给予刚起步的快手长视频生存空间。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统计报告,“爱优腾”三大综合视频平台仍然以79.1%的用户渗透率牢牢占据着第一梯队。也就是说,对于剩下的空间,后来者都有机会。

对于快手而言,想要与三大巨头竞争并不现实,但仍然有一定的空间能够让快手长视频业务生存。

或许是因为上市之后,飞快上涨的市值给了快手入局长视频的底气。不过,在短视频领域风生水起的快手,加速闯入竞争激烈的长视频领域后,未必就能顺风顺水。

有了短视频的经验

就能玩好长视频?

对于整个长视频平台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抢夺用户时长。在当下中国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几本到顶、流量池也趋于饱和的状况之下,未来的流量竞争将迎来短兵相接的局面。

据Quest mobile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率在2019年持续下滑至0.7%,2019年上半年用户时长增速也从2018年底的22.6%下降至6%。如果不是2020年疫情黑天鹅将用户们都关在了家中,这一数字势必仍将继续下滑。

虽然有着短暂的上涨,但从长久来看,形式对于长视频行业而言并不乐观。而快手想要在此时入局长视频,没有那么简单。

当下的快手,想要在长视频领域进行突破,则需要找到较为容易的突破口。

近几年来,B站的PUGV内容逐渐成为了驱动其社区增长的核心驱动力。根据B站2020年第四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在这一季度中,B站的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到190万,同比增长了88%;月均视频投稿量同样达到590万,同比增长了109%。其中,科技知识类视频则贡献了本季度整体视频播放量的10%,同时也是2020年B站增长最快的内容品类之一。

知识类内容对于本身就依靠着大量短视频博主投稿的快手而言,有着天然的优势,这类知识性内容依靠其专业性和内容丰富性将能够更好的吸引用户的留存。

而在其他方面上,长视频对于内容质量的需求意味着生产更加优质的影视内容、综艺节目等内容产出,将有利于快手在长视频领域的突破。

快手在2020年5月10日所上线的院线电影《空巢》,在母亲节当天完成了1600万的点击量,大大增强了快手在影视内容上的存在感。

而影视宣发也是快手布局长视频的一个重要方向。早在2018年,快手就帮助了《前任3》、《碟中谍6》、《一出好戏》等电影在平台上展开了营销。其中《一出好戏》的导演黄渤在宣传期更是在快手平台发布了20多个宣传小视频,播放量均达到百万级别。

快手自身平台所具备的巨大流量,让其对于长视频业务的发展将会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在此之后快手与二更合作的纪录片《新留守青年》,更是得到了广泛关注,获得了官媒的转发。值得关注的是,其中的主人公,均是快手平台上的博主。

从这点上能够看出,快手本身的目标群体更多的集中在下沉用户,相比抖音而言,快手的用户群体更多集中在二线以下城市以及乡村人群,这也是为何快手更接“地气”的原因所在。

拥有庞大下沉客群的快手,将纪录片作为目前发力方向的重点,并且以合作向、公益向作为重点。

去年年初的一部由清影工作室所剪辑创作的18分钟纪录片《手机里的武汉新年》,在微博上收获了超过4000万的播放量。这部纪录片利用快手平台上112条短视频作为素材剪辑而成,展现了武汉人民是如何在疫情之中度过艰难的庚子新年。

图片

除此之外,快手还和上海文广联合制作了抗疫微纪录片《心声》,在电视及快手平台上同步播放。

快手丰富的下沉用户群体给了其丰富的素材资源,遍布各行各业的使用群体共同构成了快手庞大生态体系,这也是快手能够以纪录片作为切入点的主要原因。不过总体来看,这些素材往往非常零散,想要整合成较长的长篇系列纪录片较为困难,这对拍摄者、剪辑和内容有着较高的要求。但从长远来看,未来快手在纪录片领域上将有着许多的可能性。

总的来看,未来的快手将以网络微电影、纪录片作为主要切入点,加上平台视频博主的内容产出,尝试知识内容的输出,将会是快手在长视频领域尝试的最有可能的方向。

长视频≠短视频

快手有钱也很难

无疑,快手想要做长视频,在此前已经有着诸多的经验累积,但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的巨大区别,纵然有着许多机会,但想要真正实现并没有那么简单。

对于长视频领域的后来者而言,首先将要遇到的问题就是内容生产。

无论是强如奈飞,还是正在“三国杀”的爱优腾,都在围绕着内容制作上不断的加大投入。在今年初奈飞发布的四季度财报无疑是对长视频平台们的强心剂。奈飞实现了自2014年以来年度自由现金流首次为正,同时预测到2021年之后还将一直持续。

对于奈飞而言,能够摆脱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就在于2020年四季度的付费提价。加上其近期推出的爆款原创剧集《后翼弃兵》,使得其付费会员数快速增长,在上线28天吸引了超过6200万名用户观看。

优质的原创内容产出,也是奈飞会员保持持续增长的基础,同时也是其调价的底气,保持持续的优质内容产出,将会让奈飞能够一直抓住这些付费用户。

但快手并没有那么强的原创内容生产能力,在这点上即便是国内的三大视频平台爱优腾,也望尘莫及。虽然快手此前上线的院线电影《空巢》获得了比较好的表现,不过这并不是快手自身所原创的电影作品。

从快手近几年在长视频的试水中能够看到,快手更多的将目标聚焦在纪录片、网络电影以及微电影等方面,这类对于制作的投入及水平要求较低,同时更符合快手平台自身“关注主流视角忽视的社会真实”的价值观。

这也反映出了长视频与短视频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

长视频平台所竞争的是多方面的,长视频本身讲究内容质量,这意味着其所竞争的是片库的丰富度、内容的质量以及能否保证爆款内容的热度持续。而自制内容又将把竞争继续延伸至内容IP的持续发展、内容的创新等多方面的综合能力,而从未尝试过长视频的后来者,显然短时间内难以适应。

或许短视频平台本身所拥有的流量在短时间内能够为其长视频的试水带来大量的流量,但想要保证这部分流量能够一直聚集在长视频上,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实现的,背后所需要耗费的资金、人力,都是目前的快手尚无法承受的压力。

上市之后“飘了”的快手,在长视频领域或许将会吃瘪。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