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耿艳菊

博物館驚魂夜3,耿艳菊

互联网 2021-05-16 23:10:00
《北方作家》2018年6期:草戒指 (2019-01-17 09:19)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北方作家》2018年6期目录转载

【感恩所有】

感谢青春时节遇到了你 / 张永成

【境之心语】(散文)

落花无言 人淡如菊 / 李芳

渔家小院 / 宫佳

风中,那吹动的白发 / 苏从会

避世与忍世 / 程应峰

草戒指 / 耿艳菊

搬家记 / 韩秋萍

草原驰风 / 宋致纯

【灵魂拓片】(诗歌)

爱恨成空 / 段若兮

隔着篱笆说话(组诗)/ 马路明

夜 歌(组诗)/ 田文海

目极之处(组诗)/ 王伟

暮色中谁在攀爬(组诗) / 徐海龙

【世间镜象】(小说)

最后一袋洋葱 / 姜兴中

困 境 / 常凌乾

夏 日 / 任雪琴

折 射 / 冯继芳

不能没有你 / 陈东

【丝路驼影】

苍茫云海间 / 丁皎年

向西,向西 / 张玉泉

【青春方阵】

长安梦千年 / 胡胧

我的梦中总是荒野 / 张玲

【一家之言】(评论)

重现生命求索的历程  /  梁翰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江湖小江湖 (2019-01-05 16:33)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大江湖小江湖                  文/耿艳菊江湖是一个很有弹性的词语,像一根没有尽头的橡皮筋,随意扯,无边无际。别说五湖四海,那是马踏天涯,任君驰骋。宽,高,远,深,阔。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每个人心里都生长过一株叫梦想的植物,大概枝上都曾颤颤巍巍立着一个叫闯荡江湖的花蕾,尘世的斜风细雨里,立不住就萎落泥土,立得住就开成一朵香贯人生长河的花。守住梦想,真正赤手空拳去闯荡江湖、并将这个江湖花蕾立住看到开花的人一身总是豪气,那气场像听《笑傲江湖》的主题曲《沧海一声笑》。“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清风笑,竟若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时光淘淘,一身岁月风尘,空寂的街头突然听到这豪情潇洒的歌声,内心里凛凛然一震,往事如金粉纷纷落,汇聚成几个青春年少的大字。也只有在这时候,我们是满身轻松的,却不安分,心中装着整个世界,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一定要好好地闯荡一番。梦想是挂在天上的风筝,俯瞰着苍苍大地上朴素的现实。好在,素淡庸常的岁月遇上了金庸、古龙等大师们的武侠小说,还有电视上的武侠剧,真是大快人心,那是超越眼前现实的令人向往的江湖,虽然也逃不过尘世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可武林高手身姿潇洒,飞花拈叶的本事,也着实让人羡慕。那么多人在小说里,在屏幕前,唏嘘共鸣,扼腕振奋,是因为每个心里都有一个江湖梦。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摘一片叶一朵花就能扶弱锄强,才叫痛快。那时候,真切地迷恋着武侠剧里天大地大的江湖。很多年后,青春年少的锋芒早已被现实吞没,去图书馆看到金庸的一排小说寂寞地待在架子上,总要和它们问声好,默默站一会儿,感谢它们给过青春很多美好的回忆。还有有一部名叫《香帅传奇》的武侠剧也留在了心里的一个角落,闲暇时看看,依旧喜欢,也只是喜欢了。《三国演义》的江湖够大够气势吧,不仅是人与人,还是国与国,都逃脱不了一个“争”。开篇卷首词《临江仙》却写得明白:“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江湖再大,也大不过时间,是非成败,到头来,也会掉到一壶浊酒里洗去风霜尘埃。江湖其实又是一个窄小的词语,窄小到仅是立足的一方小小世界。故乡的很多老人一辈子没出过远门,守着生养自己的水土,守着几亩薄田,守着小小院落,亲人孩子,鸡鸭羊群,一辈子日升日落,平静安康。出过远门又怎样?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风景眼前过,而日子仍旧要落到实处。走过那么多桥,看过那么多云,喝过那么多酒,回味处,还是自家的小米粥醇厚。一个人一辈子大部分光阴是在小江湖里厮混的,工作,生活,朋友圈,大同小异。草木也有江湖,扎根的泥土,头顶的蓝天,四时季节,风霜雨雪。与人不同的是,草木本分,只在自己的小江湖里安静生长,所以历经千年,有参天古木。而人不安分,常常在自己的小江湖里惦记着大江湖,也因此常常不快乐。江湖俗畏远,幽好自相宜。当青春浩荡的风吹过,人生最好的状态便是像草木一样扎根泥土,朴实地在自己的小江湖里相宜静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倭瓜往事 (2018-12-01 12:38)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倭瓜往事

文/耿艳菊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第四十回行令时刘姥姥说:“花儿落地结个大倭瓜。”说的便是南瓜。每看到此总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同为乡村免不了一些共通的属性,老家豫东乡村也称南瓜为倭瓜。这名字听起来土俗,倒也与它的身份般配,有几分乡野之气。从前乡村人把脸生得扁平粗硕的人形容为倭瓜脸,意味着丑,可是这样的人大都拥有着一副好心肠。宛如倭瓜,名字粗鄙,却是美味。

过去的日子虽苦,可大家似乎格外的心灵手巧,把简单的饭食也做得滋味悠长,比如倭瓜。多年后行走他乡,依旧心心念念昔日的单纯时光。有人说,有一种味道叫做乡愁。而我的乡愁就是这俗气的倭瓜。

那时候的乡村院落是真正的院落,几间瓦房,泥土地,一院子葱茏的生命,东边养鸡养鸭,西边养猪,中间搭一个葡萄架。葡萄架不仅种葡萄,还种倭瓜。倭瓜属藤曼植物,生命力强盛。葡萄矜贵,不好养。鹊占鸠巢是常见的事。往往葡萄伶仃几个,倭瓜却是成群结队。

小孩子们总是心急,常盯着棚架瞅来瞅去。在倭瓜花坠落,刚结成黄瓜大小的倭瓜,我们就爬高上低的把它摘下来。然后急匆匆拿给从田里干活回来的母亲,母亲笑着,亲昵地抚扶我们的头,说一声“真馋”就进了厨房。母亲是要做手擀面了。嫩倭瓜切成细细的丝,热锅里猪油嘶嘶响,“嗞啦”一下,倭瓜下锅了,搁点醋、盐、调料,很快就闻到了诱人味蕾的香味。眼巴巴地看着母亲忙活着,往锅里添水、擀面、下面,漫长得很。母亲真是好脾气,汗直往下滴,还耐心地安慰我们“快了,快了”。

不过,倭瓜的生长速度却是惊人的。嫩倭瓜是吃不及的,此起彼伏,一个又一个,眼看着它们变粗变壮,一天一个样,一天一天老去。我们的心里并不慌张,老了的倭瓜是另一种味道。母亲把老倭瓜切丁,和绿豆一起煮汤,光看颜色,就让人喜欢。喝起来更是不忍放下,比搁了一把冰糖还甜。

过了几年,家里翻盖房屋,剩下了一些红砖,铺在了院子里。比起以往,院子里宽阔干净了很多。可是,隔开了泥土,种不了葡萄,也种不了倭瓜了。

然而,第二年我们依旧像往年一样吃到了倭瓜。那是邻居倭瓜爷爷送的。倭瓜爷爷长着一张倭瓜脸,倭瓜是村里人送他的绰号。村庄里甭管老的少的都直言不讳叫他的绰号,他整天笑嘻嘻的答应着,从不生气。他家的自留地离庄子最近,又挨着一片树林,庄稼和菜都长得不好。只有倭瓜不挑地方,该结多少就结多少。倭瓜爷爷就在两边的地头上都种上了倭瓜。他家吃不完,并不拿到集市上卖,而是摘下来送给亲戚邻居们。就这样,倭瓜爷爷种了很多年倭瓜,我们也吃了很多年。

渐渐,当很多讯息传到村庄里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倭瓜原来叫南瓜啊。可是很多人叫不惯,觉得别扭,依然固执地叫倭瓜。倭瓜多亲切啊,没有一点隔膜。就像倭瓜爷爷,村庄的人一直这样叫他。其实,他有自己的官名,叫景升,可这多别扭,谁都没有叫过,大概都忘记了。

后来,我辗转生活在异乡,几乎不曾再听人叫过“倭瓜”这样熟悉亲切的名字。

重点是请往下看哈:

  今天发现这篇文被人抄袭了,除了文章题目改成了《我的乡愁是俗气的乡村倭瓜》外,几乎一字没改照搬,确切地说删掉了两个字:豫东。此人肯定不是我们豫东的,才把豫东去掉了,直接说老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当然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写文章的人难免被人抄袭。本来想把此人的名字公布出来,算了,还是留三分情面吧,但愿看到了好自为之吧,看他的简介还美其名日爱好文学,但愿是真的爱好。

  再补充一下,我是在淮安文学坊发现的,这明明是我的文啊,再看,日期是2018年11月29日,署的是别人的名字,还有详细的简介,这人真大胆,抄别人的文章,还敢把自己介绍得那么清楚,佩服。

  再补充一下,我的这篇《倭瓜往事》写于几年前了,已收录在我的散文集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11。12西江都市报:腌白菜 (2018-11-14 08:19)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腌白菜文|耿艳菊那天,我去妈妈那儿,见厨房里的菜盆中盛着切好的大白菜,湿漉漉的,也没放在心上。晚上回来的时候,车已经启动了,正要走,妈妈突然在后面叫我们:我做的蒜白菜,你们带点吧!想妈妈平日里很忙,早上又起得早,很辛苦。我若是要,她肯定又着急去准备。我就故意不耐烦地说,不带了,我现在什么都学会了。回家吃早餐时,就后悔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若配上一碟小菜,岂不是更相宜?味道也会好很多。妈妈虽然当时未来得及说,她的意思肯定就是如此。白菜自然不是什么罕见的菜蔬,可她了解自己的孩子,希望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让孩子的生活有味道一些。我曾经向她抱怨过,最不喜欢早晨做饭。尤其是冬天,走到厨房里,锅碗瓢盆,一切都是冷冰冰的,令人气短生怯。如果清晨起来,就能闻到热腾腾的饭香就好了。这样的幸福,在妈妈的宠爱下,我们弟妹几个不是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二十多年吗?每每寒假的时候,妈妈总是说,你们平常读书辛苦了,家里又冷,不用起来,睡吧,等我做好饭叫你们啊。有时,即使睡不着了,也猫在被窝里,听着妈妈在外面忙碌的声音。可是现在,我已经是个出嫁的女儿了,妈妈也没办法兼顾啊。以前平日里在家,她舍不得我去洗衣服,舍不得我去做饭。她总是说,这些你都不用做,你只要把书读好就行了。如今,她总是嘱咐我,你都成家了,可不能像在家时那样任性了。你也是当妈的人了,得勤快些,啥都要学着做。为了对付早饭,我想出了一个幸福的懒人办法。在网上,我买了电饭煲,可以预约定时。头天晚上,把米,红枣,葡萄干,红豆等一些杂粮淘洗干净,放进锅里,再放上适当的水,准备妥当,插上电,定好时间。第二天,一醒来就有好闻的甜香,在屋里萦绕。我向妈妈讲我的办法。她笑了,然后说,光喝粥没味,你炒个菜配着吃。我嫌麻烦,有时就去买些腌制的小咸菜,回来配粥吃。妈妈又不放心了,她说,外面腌的菜时间长,太咸,别吃太多,你自己学着做吧!有天晚上,收拾好准备睡觉时,孩子口渴,到厨房倒水,发现切好的大白菜晚饭时没有炒完。我想起白天在网上看到的腌大白菜的方法,非常简单,不妨试试。我以前不腌菜,是不敢。一是手笨,二是总觉得腌菜是一件复杂的事,要有阅历的人才做得来,像祖母和妈妈。然而,这个方法实在简单,几片蒜,几根姜丝,和白菜放在一起,撒上盐就行了。搁一夜,早上吃饭的时候,把腌出来的水倒掉,放点白糖,醋,香油,拌匀了,盛在白瓷盘里。杂粮粥,软濡香甜。配着腌的白菜,清新爽脆,好吃又省事。到了周末,我做好腌白菜,给妈妈带去,向她炫耀。妈妈很开心,尝了之后,说比她做的蒜白菜还好吃。蒜白菜是姥姥爱吃的菜,也很简单。白菜从热水里焯过,拍几瓣蒜,搁点调味料。和妈妈聊起往事,妈妈说,姥姥最挂念是小姨。小姨嫁得远,在家时一根针都拿不动,这日子怎么过?可小姨到后来却能绣出非常好看的鞋垫送给我们。她家的客厅里布置得精致,到处都有她绣的花。我们家妈妈的三个孩子,她最担心的就是我。我从小就笨。长大了,又只会读书。妈妈说,她现在放心了,担心也没用,不能跟着一辈子。真正走进日子里,其实就没有难事了,该会的自然就会了。她是这样,小姨是这样,我亦是如此。妈妈后来说,腌白菜简单,过日子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可是,上一辈的人还是会不由得地担心孩子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11.12香港文汇报:遇见古韵 (2018-11-12 08:55)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首頁 > 文匯報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遇見古韻2018-11-12

耿艷菊

幾個黑漆漆的大字在門楣上遒勁有力,閃着古雅的光。門總是開着的,望得見裡面的寂靜。走過去了,又轉回來,在門前猶豫幾秒鐘,忽然又堅定了,走進那座庭院。

它是胡同博物館,也曾是凌叔華娘家即凌府的後花園;也曾是凌父的慷慨、以99間房送女兒作嫁妝,成了凌叔華舊居;也曾是光陰冉冉下,世事變遷,深深院落變為民居、成了幼兒園。這些是我走進去之後才知道的,最初它於我來說有幾分神秘感的。

每回午後閒蹓躂,我喜歡來博物館所在的這條胡同,樹蔭濃郁,又是新修的路,又是古意融融。且與我上班的胡同相鄰,八百多米長的胡同,正好適合午飯後小走片刻。每每路過博物館,總要望望,想進去看看,可是那裡面的寂靜又讓人退卻。

那一日其實風大,吹得人有幾分凌亂,我卻一心想走進光陰寂靜裡。也許這就是很奇妙的緣分。不早不晚,我們偏偏這一時遇見了。

博物館是兩進的四合院,稀稀落落,也有遊客,非常靜,寂靜裡有聲音,從正房中的錄音機裡傳來,遙遙的、平民的過去年代的胡同叫賣聲。穿着淡粉色長裙的女孩站在院子裡的桌前,只要有人進來,就會笑着輕輕問:來參觀呀?女孩嬌小秀氣,衣裙飄逸,和院子的氣場很配,很古意。

我進了正房看,陳列着過去的老傢具、老自行車、老電視,牆上掛着黑白的老照片,默默展示着舊光陰裡的胡同生活。從正房另一邊的門出來,卻已經到了後院。

後院更靜了,只有我一個人。東南角上有一片月季,高大茂盛,正開得絢爛,淺淺黃,柔柔粉,不覺得顏色俗,只恍惚裡嘆韶華勝極。幾步開外,有一個廊形花架,爬滿了綠盈盈的葉,下面有長凳,可靜坐讀書,真是詩意灑灑。沒有帶書來,我站在花架下暗自遺憾,心想着一定要在花架下讀書才好呢,外面的世界熱鬧琳瑯,我偏喜歡這樣的古韻書香。

花架後面是一排房子,透過雅致的玻璃門,我看到了牆上一幅大照片,陳西瀅和凌叔華的合影,對着門口,凌叔華淡淡笑着。推推玻璃門,鎖着的。我在那靜靜站了一會兒,離開,又轉到了前院的廂房。

廂房的牆上書寫着胡同的歷史,中間擺着胡同的沙盤,一邊窗下和後牆處還有兩個三進四合院的原始模型。靠門口處的一面牆上是一幅畫,鋪滿了牆,旁邊有手寫字的介紹,大意是根據一些材料和凌叔華的英文自傳體小說《古韻》,畫出了當年凌府的情形。五進的大院落,草木植物,悠閒靜謐,孩童在樹下戲耍。

我正在畫裡流連,淡粉色長裙女孩陪着一對老夫妻進來了,他們也站在畫前看。老先生指着孩童戲耍的地方說,這是凌叔華家的後花園,也就是咱們現在的這個院子。

我驚訝又好奇。凌府正門開在我所在的胡同,每日上班路過,兩邊的上馬石還在,房簷微微低下去,長滿了雜草。雖然匆匆走過,我總要想起文字繪畫俱佳的凌府才女凌叔華。沒想到我現在竟站在當年的凌府了。我熱情地和老先生他們搭訕問詢,老夫妻非常健談,兩個人搶着講述舊時光。老一輩的人真是慈愛熱心。

他們原是南方人,來這邊工作,曾租住在這條胡同裡。而我們所站立的廂房曾是幼兒園的教室,他們的孩子曾在這裡上過兩年幼兒園。老先生又講起四合院的學問,東南門,影壁抄手迴廊,北房,耳房,垂花門,以及各種講究,讓人忘記當下,彷彿回到舊時歲月。

然而,下午上班的時間到了,像做了一個美麗的夢,餘味裊裊。

《古韻》的譯者傅光明說,重要的不是展覽,重要的是,我們在讀了凌叔華的作品、了解了凌叔華之後,再踏進那個院落,我們的靈魂和前人的靈魂已經穿越時空對接了。這是最重要的!同時,這也是文學的魅力所在,非時下流行的碎片化閱讀所能為。

不止是凌府後花園,尋訪名勝古蹟,最重要的就是這樣一場餘味裊裊的寂靜遇見,靈魂對接,清洗心靈,把凌亂的思緒捋順,靜下來,慢下來,走好下一程。

http://pdf.wenweipo.com/2018/11/12/pdf40.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11月10日燕赵晚报:美好的瞬间 (2018-11-11 16:46)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美好的瞬间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耿艳菊

  

  在贴吧里看到一个有趣而温情的话题:哪些瞬间会让你觉得世界如此美好?

  不少人饶有兴致地跟帖,讲述藏在内心里的那些美好。有人说:每逢放假,妈妈都会做一桌子好菜等我。我风尘仆仆从外归来,推开家门,一桌子的热气盈盈。妈妈好开心,似乎又年轻了。爸爸也笑眯眯的,与往日的严肃模样截然不同。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还有人说,午后阳光暖暖,闲来无事,慵倚着阳台,听着舒缓的音乐,随意翻看一本喜欢的散文。偶一抬头,见窗外有人在花树下悠闲地散步。那一刻,忽然觉得这世界是如此美好。

  看了很多跟帖,大家所讲的瞬间都是围绕着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人间情分,以及难忘的自由快乐时光。是的,这些美好的瞬间是我们人生幸福的底色。行走人世,苦多于乐,我们拥有这些美好就不孤单,不寒凉,就像春天,每个人心中都有。

  后来,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别样的讲述。那应该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讲的,事情很简单。他说自己年轻时骑着自行车下乡办事,回来的路上,自行车的轮子被绳子缠住了。四野茫茫,这时一个农人从他身后跑过来,热情地帮他剪断了绳子。他本想好好谢谢农人,还没开口,那农人已走向田里干活去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可是他每每忆及,就会觉得这世界的美好。虽说人心难测,可到底人间还有一些素不相识的人肯一怀赤诚,倾洒温情。

  这样的美好善意,谁不曾馈赠,谁又不曾领受过呢?

  记得大学时的一次假期,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回家。那时候快要毕业了,带了很多东西。学校离车站很远,我需要转两次公交车。我站在公交车门边,费劲地往车上拖行李时,总有一双温情的手帮我。下车时亦然。我就这样沐着一路温暖到车站,坐上了回家的汽车。

  其实,我虽然在那个城市读了三年书,却并不喜欢它。可是,从素不相识的人帮我的那一刻起,我突然喜欢上了那个城市。

  近来,我又遇到了类似的“美好瞬间”。我去办事,排了很长时间的队,大概有两个小时了,还要等很久,腿站得实在难受极了。我后面的一位大姐,不知从哪里搬来了两个凳子,给了我一个。真是雪中送炭。我十分感激,说了两遍感谢的话。那大姐十分淡然,她说,不必那么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是,就是这样小小的事,轻于鸿毛的举手之劳,和那些心存善良的素不相识的人,才真正让我们感到这个世界的可爱之处。

  这个世界上的举手之劳带给我们的美好瞬间,那些环绕人与人之间的各种情分、各样美好,正如花朵之于春天。一朵花,两朵花是微不足道的。然而这个世界上的春天,这锦绣河山,怎可没有花朵的点缀?

http://yzwb.sjzdaily.com.cn/html/2018-11/10/content_1908488.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11.10牛城晚报:勤靡余劳,心有常闲 (2018-11-11 16:41)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勤靡余劳,心有常闲

    耿艳菊

    上班之后,生活发生了大转弯。我不得不放下自由散漫的慢日子,再也没有闲心对着一株植物发愣发痴。

    又回到了七年前的样子,每天愁眉苦脸、紧张兮兮、争分夺秒地挤公交上班。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罢工回家。可是多少年寒窗苦读,父母就巴望着我在大城市里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又怎能甩手不干?

    好在结婚生子以后,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躲在家庭的屋檐下欣赏光风霁月,远离俗世扰扰,在三个人的桃花源里悠哉乐哉,不知魏晋。

    世上没有真正的桃花源。机遇就像武陵人,顺着光就闯来了。反复权衡之下,又把自己推向了尘世的风口。不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时候你就得这样选择才显得你明智,你没辜负每一份对你的真心。

    起初的几天,我选择的公交路线会经过一个公园,看到有人在清晨的公园里跑步、打太极、遛狗、谈笑,心里酸酸的。不久之前,我也拥有这闲闲的光阴呢,腻在家附近的郊野公园和自然清风草木为伴,沉浸在眼前的一方小世界,日子简单而知足。

    可是,因为总有那么多的可是,我又主动地把自己抛入匆忙日子的河流。好在所做的事情是喜欢的,我可以心思简净地完成自己的任务,安安静静成为我自己。

    然而,也总有那么多的然而,我每天不得不花费三个半小时的时间在沉闷拥挤气味复杂的公交车上。我虽是崇尚闲情逸致生活的人,这三个半小时的空闲时光却令我很是心疼。或坐或站在晃晃悠悠的车上,外边的风景千篇一律,不是车辆就是高楼。车内的风景也千篇一律,不是低头摆弄手机的人,就是一脸漠然疲累的人。工作的忙碌不累人,而在车上的空闲时光却让我心急心疼,疲累不堪。

    很矛盾,这三个半小时,不用去做事,我完全是闲的,闲得东瞅西望,无所事事,却会很累、很烦、很煎熬。尤其是下班在一个桥下等红绿灯时,多方路口汇集,绿灯时间短,眼看可以过去了,灯又红了。那样长时间的等待真让人难受。哪怕回到家立即又要投入琐碎忙碌的生活,也不愿有这般的清闲。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个月后,很少送礼物给我的先生却送了我一本书——一本薄薄的精巧的《道德经》。他说,你不是心疼你的三个半小时吗?这下好了,咱们可以继续春天的约定了。

    家里已经有了两本《道德经》了,很厚,有精美的插图,有详细的注解。春天时,我们约好一起背《道德经》。后来,我出去上班,这约定也只好搁浅,那两本厚厚的《道德经》也只能被冷落。先生收拾东西,看到了我之前抄在小纸条上的诗词,那是我曾在公园遛弯时边走边记诵的。他突然想到我那无聊的三个半小时,有了主意。

    先生说,我特意挑了本轻巧的,你带着方便,三个半小时,你闲不住了。

    这主意果然不错。我一手拎包,一手拿着《道德经》,在满眼手机低头族的人群里有点不伦不类。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薄薄的《道德经》拿在手里,再看那三个半小时的空闲时光,我英雄气长了,内心里有了厚厚的底气。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无为而无不为。”“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每一句都能让烦躁不安的心清凉下来。三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时光,我像一尾悠闲的鱼游走在老子的智慧里。当公交车里拥挤得人贴着人的时候,我依然会举起手中的《道德经》,默默记诵。我再也不怕堵车的焦躁,也有耐心等绿灯亮起,甚至下了车走路的时候,脑子里也想着书里的某一章。

    我忽然觉得日子空前的踏实,整个人看起来忙忙碌碌的,心里却常有一大片闲,辽阔了,豁达了,温柔了。对过去散漫的桃花源生活怀恋的时候少了,人嘛,总要向前看。

    以前听说“勤靡余劳,心有常闲”,并不信,现在懂了。感谢老子。

http://www.xtrb.cn/epaper/ncwb/html/2018-11/10/content_1001715.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11.8精神文明报:绣光阴 (2018-11-11 16:38)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绣光阴耿艳菊(北京)       “书非借不能读也。”秉持这样的态度,我混迹于图书馆多年。借来还去,总有一种无形的力在催着赶着,书读起来也就不免潦潦草草、走马观花,错过了很多值得细细品味的精彩。回顾曾经读过的书,就像一幅绣品展现在眼前,粗枝大叶的针脚,乱乱的,没有主题,没有头绪。浅淡的、得过且过的、潦草的读书历程,一如潦草的少年、青年,转眼就成了回眸。       三十而立,立的不止是家,还有认真对待生活的劲儿。人过了三十岁,始觉出时间的珍贵,日子荒唐不起,每一寸光阴都想让它按照自己的心意散发出香气。忠厚传家远,书香继世长。读书是大事,于是,我决定买书。       张爱玲的书,一整套抱回家。反正是自己的书,可以细致看。虽然从前不止看过一回,再看依旧惊艳,她的文字就有这样的魅力——故事是熟悉的,而将字句单拎出来,也自有它的光芒。画面感浓烈,人物场景仿佛就在眼前。我找出笔记本,想要记下来那些撑起画面的色彩,然而却像进了颜料铺子——苹果绿,琥铂色,烟蓝,桃红,竹青,蜜合色,粉蓝,柠檬黄,玫瑰紫,墨绿,深粉,珠灰……内心得有多么盛大的风景,才能展现出这样流光溢彩的景象。最深情的人,用她的天分绣着精致深邃的针脚,孤独寂寞地在滚滚红尘里默默起舞,凉薄的风盈满袖,她却用文字绣出了世世流芳的光阴。       光阴如绣,最初,光阴也就是空白的绢布,是要点点滴滴地绣上去,才有它的意境和华丽。我们其实都在绣光阴。有的人选择孤寂地独绣,有的人愿意热热闹闹、风风火火,也有的人有勇气从小局限里挣脱出来,大气地远走天涯,如三毛。       流浪是三毛的气质,她给很多人带来了无限的神往。有迷恋她的读者曾写到过她在加纳利群岛的家:细藤的家具,竹帘子,老式加纳利群岛的“石水漏”放在一个美丽的高木架上,藤椅上放着红白相间的格子布坐垫,上面靠着两个全是碎布凑出来的布娃娃。墙上挂着生锈的一大串牛铃,还有非洲的乐器,阿富汗手绘的皮革。墙角有一张大摇椅,屋梁是一道道棕黑色的原木,数不清的盆景错落有致的吊着放着。三毛的生活和她的人生一样有着飞扬迷人又质朴的底色,那种简单的富有和大气,换个人就不行了,因为她是三毛,撒哈拉沙漠的月亮才是传奇。       “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曹雪芹把一生的光阴都交给了《红楼梦》。在那个清寂的黄叶村,穿着最朴素的衣,喝着稀薄的粥,他用热情绣着他的少年锦梦和家族的过往繁华。多少光阴已去,至今仍有很多人每年都会把《红楼梦》重新来品味一番,那是曹雪芹用他一生的光阴为后世之人创造的宝藏,取之不尽。       张爱玲躲在幽静处,她的光阴绣像华丽的锦缎,凉凉的。远走天涯的三毛用脚步丈量的光阴绣像时光的一轴画卷,听得见风沙漫漫。曹雪芹的光阴绣贵气恢弘,像万丈山河,无人能超越。       我的光阴绣是什么样子的呢?十年寒窗,也不止十年,亦算不上寒窗。六七岁入学堂,二十来岁走出学堂,到如今依旧与书相好,日日在文字里纠缠。粗枝大叶地绣着,也渐渐懂得了珍重的份量。http://cnpaper.cncnol.com/article/4053/19559.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11.8金华日报:一碗吃了三十年的土豆粉 (2018-11-09 12:28)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一碗吃了 三十年的土豆粉耿艳菊夕阳洒满路面的时候,老太太果然来了。拄着拐,颤颤巍巍地要迈过门口的台阶。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小心翼翼扶她进来。上一任店主走时仔细叮嘱过我,有一银发老太每当傍晚准来吃土豆粉。老太太一进来,暗淡的屋子霎时被她的银发照得明亮起来。一屋子的年轻人纷纷投过来诧异的目光,老太太瘪瘪嘴,似乎很泰然。她点了一份鱼豆腐土豆粉。我看着她,有点犹豫。手擀面怎么样?她坚定地摇了摇头,就要土豆粉。她又要了一副碗筷,把面前热气腾腾的土豆粉一分为二。枯瘦的手抖抖索索,放了一份在对面。严肃的脸柔和起来。她望着对面的土豆粉,竟然絮絮叨叨地聊起了天。时不时地,从满布皱纹的脸上斜逸出一朵朵绯红的小花。她吃的很慢很慢。店里的客人走了一拨又走了一拨,老太太依然在津津有味地说着什么。偶尔的,她拿起勺子喝口汤,也仅此而已。老太太很准时。只要夕阳洒满路面的时候,我便去门口接她。因为门口的台阶有点高。她每天都是一成不变,一碗鱼豆腐土豆粉,一份为二。絮絮叨叨地聊天。直到天色朦胧,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一天,老太太似乎有些不同。看上去,她应该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衣是新衣。嘴上涂了一点口红,银亮的头发上还别着一枚紫色的发卡。老太太刚坐下不久,进来了情侣模样的两个年轻人,他们在老太太旁边坐下了。两个人也只要了一份土豆粉,你一口,我一口,很甜蜜的样子。老太太突然向我挥了挥,问有没有酒。我摇摇头,店里还真的没有酒。不过,我自己倒是放的有一点女儿红。我问她介意吗?她也向我摇了摇头。我倒了一杯,递给她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她的眼里有泪在闪。她环视了一下店里,顾客不多。她示意我在她的对面坐下。我又倒了一杯酒,陪她喝起来。您头上的发卡真是好看,我由衷地赞叹。她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抚了抚,羞涩地说,他送的,好多年了。我一直不舍得戴。我马上要离开了,戴上给他看看。她抿了一小口酒,不顾我吃惊的表情,继续说,那时候,他在部队,我们聚少离多。他爱吃鱼豆腐土豆粉,每次回来,我都会陪着他来吃。我不怎么喜欢吃,他总是多要一个碗,分给我一些。他吃着,我说着,积攒了太多的话,总也说不完。老太太静默了半天,又说,那一年,他去救灾,再也没有回来……我觉得他还在,我每天都会来陪他吃他最爱的鱼豆腐土豆粉,陪他聊天。可是儿子昨天回来告诉我他已经走了30年了。儿子不放心我一个人,坚持要接我去他们所在的城市。我以后不能陪他来你们店吃土豆粉了。老太太说完,孩子似的呜呜哭起来。老太太不再来的日子,店里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每当傍晚,夕阳洒满路面的时候,我早已习惯了站在门口待一会儿。望着老太太常坐的位置,我总是会想起那一碗她吃了30年的鱼豆腐土豆粉和她的爱情,不禁潸然泪下。http://epaper.jhnews.com.cn/jhrb/jhrbpaper/pc/con/201811/08/content_56137.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11.8攀枝花日报:芦花浅水边 (2018-11-09 12:25) 转载▼ 分类: 陌上花开

 芦花浅水边

文/耿艳菊

一个人会有好几个名字,最深入意念的只有一个。植物们也是这样,一重一重跨过岁月的门槛,总会有一个名字住进人的心中,亲切如亲朋乡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蒹葭是水边芦苇,远古的《诗经》,带着云烟的名字,那时的人心思简单,总是那么有诗意。

天接苍苍渚,江涵袅袅花。袅袅花是秋天芦苇的花,即芦花。芦花虽是芦苇的花,却已为这植物的乳名了。

芦花就是这般被家常的叫起,仿佛同是喝着一条河里的水长大,任你在外飞黄腾达,名号有多响亮,就是喜欢叫你的乳名小三子,那是习惯,一种不言说的深深亲切感。芦花是幸福的。

太熟悉了。那是多少人年少的记忆。有水处,芦花就生长盛开,温暖。芦花插瓶,芦花枕,芦花草鞋,芦花被……天南地北年年客,只有芦花似故人。

芦花是一朵朵蕴藏着冰雪里的向阳花,是暖,是笑,是记忆深处最珍贵的一份亲情。年少时老家冬季天寒地冻,姥爷每年都会给我们编好芦花草鞋,踏着风霜走十多里路送来我们家,笑盈盈看我们穿上,他方心满意足。

多少年过去,芦花草鞋的温度穿过岁月风尘,一直暖乎乎的在心间。每每和孩子走在芦花边,我总是要提起旧光阴,给他讲芦花草鞋的故事。有时,我刚要说,孩子便笑了,你姥爷会用芦花编草鞋,很暖和,对吧?

芦花是秋天的半个天下——极目江天一望赊,寒烟漠漠日西斜。十分秋色无人管,半属芦花半蓼花。到湖边,河边,沟渠边,芦花飞扬——更喜好风来,数片翻晴雪。秋深寂寥,芦花说,怕什么?它们眼下的路和时光是要走向一整个冷冷的季节,可还是要不管不顾地先盛开,走下去才会有出路。

古人的诗词中,今人情感的一隅,都有芦花的地位。纳兰性德也曾写过芦花,意境悠然美好:收却纶竿落照红,秋风宁为翦芙蓉。人淡淡,水濛濛,吹入芦花短笛中。

更有喜爱芦花的元代王吉昌把芦花很多的好融进了一首词中:心开五对忘,性逸六情绝。气神形变化,首级空飞血。功旌丹品莹,产阳魂,奋威烈。始终不变实相露,贯通无内外,貌难分别。出生灭。纵横清净体,无像天中彻。究竟真法眼,剔眉毛纤翳抉。辉开万古清光洁。圆明物物显,了然如缺。芦花作为植物的用途和它的品行气格都在其中了。

几代生涯傍海涯,两三间屋盖芦花。灯前笑说归来夜,明月随船送到家。芦花和棉花一样,都是温暖世间的朴素植物。而生长在浅水边的芦花,大概有水的润泽,更多了几分诗情和画意。

像春天的油菜花为很多人所热衷为观赏的集体震撼、拍照的明亮背景,秋天的芦花亦是自然界难得的景象,随意一个姿势,随手一按,就是一幅暖意和远意和古意交织,意味深远的景象。

一大片浅浅水域,开满芦花。一条木栈道安安静静在芦花间逶迤绵延。一对老夫妻缓缓行走在木栈道上,时而停下拍照,老先生执相机意气风发,老夫人长裙红衣娴静温婉,恰似少年时。不远处有一家三口也在芦花边上行走戏耍拍照,笑声咯咯,热热闹闹的。

这样的场景多让人欢喜。最是平生会心事,芦花千顷月明中。万家心愿不过是在尘世一家人和美相守,康泰平安,还有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静好。芦花都懂得。

 

http://pzhrb.pzhnews.org/html/2018-11/08/content_8_3.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