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手要从草根定位转移到明星爱豆了么?

内蒙草根艺人大后生快手直播,快手要从草根定位转移到明星爱豆了么?

互联网 2021-02-28 11:59:16

内容创业持续膨胀,短视频成了热门掘金点。7月,今日头条副总裁林楚方离职创业,想回归内容领域做短视频项目,在今日头条之前,林楚方曾出任总裁的壹读传媒就曾相继推出音频、视频产品,自然也很了解视频的想象空间。

短视频带来的刷屏级别的消息,除了超级网红papi酱外就是媒体人的接连入局和短视频分享平台“快手”毫无征兆般占领了三四线城市。

转过身来创业的林楚方并非第一个看中这个领域的媒体人,从2014年至今,不断有媒体人步入浪潮中。

今年6月,《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何伊凡成为“今日排行榜”创始合伙人和首席内容官,这个项目以短视频为主,进行行业达人的IP孵化;

今年5月,《东方早报》社长、澎湃新闻CEO邱兵转型短视频内容创业;

2015年8月,原蓝狮子总编辑王留全创立“即刻视频”,在初创期拿到1300万天使投资;

2014年9月,《外滩画报》前主编,《上海壹周》杂志创始人徐沪生,离职创办“一条”。

最近,韩国女星IU在快手上模仿某剧女主角撒娇的视频,被顶上了微博热搜,而BigBang组合成员胜利前两天在快手卖萌的视频也让一群粉丝直呼“要了老命”。在各路粉丝的深扒下,林允儿、李圣经等韩剧流量担当的快手账号相继曝光,一时间,快手登上了韩国免费榜排行第一名。

遗憾的是,国内粉丝并不买单:“快手的脑残不要污染了我爱豆的眼睛。”“进军快手了?真的太可惜了。”

草根到明星,快手用户的跨界发展,背后反映的是它在面对用户和价值增长的时焦虑感。

快手正在背离自己的初衷?

快手的成功与争议一直都是共生的。一方面,快手聚焦基层,让三四线城市和农村用户得以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激发了这些在互联网上沉寂已久的人的活力。另一方面,数据驱动,放任产品自由生长的产品理念,又让快手饱受“低俗”标签的困扰。

这让快手面临着用户层次低与商业化价值增长之间的矛盾。

短视频的发展前景被公认。今日排行榜的何伊凡向虎嗅介绍:“视频、音频是内容传播的趋势,之前我在杂志社对此方面就很感兴趣,但是这需要比较大的投入和专业技能配合,现在的平台恰能解决这些问题。我有特别懂视频的合伙人,也操作过网生节目,另外我们愿意在视频上投入。”尽管和并不愿意把自己的“今日排行榜”称为短视频方向,但他们的确是以视频为主,进行行业达人孵化。

不久前腾讯投资了快手,引发了人们对于快手这类短视频平台的关注与思考。但据相关消息,2016年发生的的融资事件超过 30 笔,各类短视频项目融资规模达到53. 7亿元,投资机构中不乏红杉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这样的知名创投基金。短视频火起来的原因跟直播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但从当前的发展趋势来看,短视频似乎更被资本市场与各大互联网巨头所看重,不久前腾讯以3.5亿美元投资快手,阿里20亿资金支持新土豆转型短视频。

今日头条,微博、微信、QQ空间、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平台也都纷纷在短视频领域发力。微博在用秒拍全面替代视频播放服务,优酷爱奇艺基于短视频已经在进行诸多方面的扶持,今日头条则依赖短视频进一步提升了用户时长。

在国外,2013年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后,短视频流量剧增,如今,Instagram用户的视频浏览时长保持着每半年增长40%的速度。因此,从种种趋势看,短视频被资本市场青睐就不足为奇。

但如果短视频在资本市场眼里成为香馍馍,那么受打击的将会是直播。

还有更多非媒体人创办的项目迅速填充进这个市场,其实早在2013-2014年,因为美拍、秒拍的问世和成功,短视频就曾迎来过一波创业高潮,期间诞生了趣拍、魔力盒、玩拍、可见、秒视、开眼等项目。

而迅速蹿红、影响力仍在持续的超级网红papi酱,让这种内容载体在普通人中引爆出更多影响力,还引来无数模仿者,这些人并非要创业,更想借此出名来获得满足感,包括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满足。

2011年上线的快手,是国内最早的短视频平台之一,但直至今年6月才因一篇颇有争议性的《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被广为知晓。不少平日里自诩为互联网与科技圈内达人的读者,表示“这竟是自己第一次听说这个软件”,尽管其官方宣称已经突破3亿的用户量以及1000多万的日活。彼得·蒂尔说,仅仅创造价值还不够,你还必须抓得住自己创造的部分价值。企业家们如果想要创造并获得持久的价值,不要只是跟风建立一个没有特色的企业。也许这句话,对于城市化的快手,有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