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宰圣帝-第一章 张易

主宰圣帝笔下文学,主宰圣帝-第一章 张易

互联网 2020-10-26 17:49:28

第一章 张易

天玄大陆,广袤无垠,宗门林立,大小国度数以百计。

武者为尊,强者为主,弱者为奴,这三条法则,是在天玄大陆生活的唯一准则。

大离国,幽州,临湖镇。

“见你这孩子,每次卖给我的柴火都这么干,婶婶今天就多给你一个钱吧!”一名系着围裙,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人,满脸微笑的打量着,站在她身前的一个少年。

这名少年名叫张易,今年十六岁,只要有时间,他就会上山砍点柴,到镇上卖点钱,用以补贴家用。

张易对着对面的中年妇女,鞠躬回道“谢谢李婶!”

“早点回吧!要不然你爹就要担心了”李婶笑道。

“嗯!李婶再见”

今天张易的柴火原本是卖五个钱的,没想到李婶见他平时卖的柴火,比其他人卖的柴火都要干的多,所以就特意奖赏了张易一个钱。

张易的小脸都快乐开花了,虽然只是一个钱,可那的的确确是李婶对他的肯定。

随后,张易兴高采烈的一路小跑回到家中,而他的父亲已经早已做好午饭,正坐在客厅等候。

张易所谓的家,就是三间毛草棚,中间的一间是客厅,两旁的两间茅草棚,一间是他父亲居住的房间,另一间则是张易居住的房间,家中除了两张床,剩下的大物件就只剩下客厅内的一张桌子,和几把破烂不堪的椅子了。

“易儿,赶紧吃饭吧!”

张易的父亲,名叫张高木,约莫四十五六岁,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黑色麻布衣,身材较为壮实,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留着些胡茬子,虽然有些不修边幅,却也无法掩饰他脸上的英气,此刻,他正满脸微笑的注视着张易。

“老爹,我今天挣了六个钱”张易边走边说,小脸满是自豪。

张高木哑然一笑,道“呵呵!这么厉害”

“那是必须的!”

随后,张高木和张易都在桌子的两边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老爹,下个月的天玄宗的考核我想参加”正在吃饭的张易,突然抬头对着张高木说道。

张高木将碗筷放到桌子上,满脸诧异的道“你真的想去?”

“嗯!”张易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半晌后,张高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罢!你要是想去,你就去吧!只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没有丝毫可能可以通过天玄宗的入门考核”

“老爹,你知道天玄宗入门考核的内容?”张易疑惑的道。

张高木点了点头,接着道“天玄宗的考核一共分为三步,第一步是测骨龄,第二步是测修为,如果前两项考核都通过了,那么接下来的第三步,就是一对一的公平比试,按照比试的成绩,决定你到底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还是外门杂役”

“老爹,照你说的,我只要通过了前两项的考核,就可以加入天玄宗了?”张易疑惑的问道。

张高木一脸无奈的,道“你说的倒轻巧,以你十六岁的骨龄,要想通过考核,你的修为必须要达到根基境才行!”

“什么?根基境”张易小脸呆滞,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要想成功达到根基境,对张易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天玄大陆的武者修为,张易已知的的有,锻体境,炼气境,根基境,通经境,明窍境,脉冲境,灵海境,这些武者的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四个小境界。

张易现在的修为,仅为炼气中期,距离根基初期,还差三个小境界。

不要说是根基境了,现在的张易能在一个月内达到炼气后期境界,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虽说张易的修为在临湖镇只是属于中等水平,可是根基境这样的考核标准,整个临湖镇能达到的也是寥寥无几,可想而知,天玄宗入门的弟子考核,用残酷无比来形容,也丝毫不过。

看着张易呆滞的表情,张高木疑惑的道“你还要去参加考核吗?”

半晌后,张易坚定的点头回道“就算通不过考核,我也要去,一次通不过,我就两次,两次不行,我就三次,总有一天我会成功成为一名天玄宗弟子的”

张高木心头“咯噔”一下,张易在这一刻表现出来的决心与魄力,竟然让他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汉子感到震撼。

随后,张高木收起心中的震撼之情,道“嗯!为父相信我的易儿一定能行的”

中午时分。

张易手持斧头,再次上山砍柴。

“张易哥哥!”张易刚出门没走多远,身后就有一个甜甜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张易转身,笑道“雪瑶妹妹!”

只见,一个身穿一身淡蓝色裙摆,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对着张易跑了过来。

这个小女孩名叫林雪瑶,今年十五岁,因为和张易住得近,所以从小一直和张易玩到大,和张易绝对算得上亲梅竹马,两小无猜。

“张易哥哥,你又要上山砍柴嘛?”林雪瑶打量着张易手中的斧头,疑惑的问道。

张易点了点头“是啊!趁现在时候尚早,上山还可以多砍点柴”

听到张易这么说,林雪瑶感到有些心疼,这么多年她每天都能看到张易用他瘦小的肩膀,往回扛柴火,二十斤的柴火才能卖到一个钱,张易如果想要每天挣五个钱,那么他每天都必须砍够一百斤柴火。

一百斤柴火不要说张易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就算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汉,估计也得累得够呛。

“张易哥哥!这是我娘亲做的酥饼,我特意为你留了一个”林雪瑶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叠得很小的手帕,层层打开露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精致酥饼。

张易打量着林雪瑶手中的酥饼,发现酥饼很是精致,估计这一个酥饼没有一个钱,是绝对买不到的,随即,摆手说道“这怎么行?这么精致的酥饼看上去就觉得很贵,雪瑶妹妹你也肯定很少尝到”

“这个酥饼是我娘亲做的,不是买的,我娘亲做了很多,我早就吃腻了”林雪瑶解释道。

其实这个酥饼,是因为林雪瑶的父亲昨天在南天湖捕鱼的收获颇丰,所以特意从镇上的糕饼店买的,一共就买了四个,而且酥饼的价格也不是一个钱,而是两个钱,林雪瑶的父母一人吃了一个,剩下的两个就都给了林雪瑶,林雪瑶就吃了一个,剩下的一个舍不得吃,决定要给张易尝尝。

张易紧盯着林雪瑶,问道“真的?”

林雪瑶不由分说的将酥饼塞到了张易的手上“真的,张易哥哥你就拿着吧!”

“那我明天给你家送点柴火”张易见到林雪瑶执意要将酥饼给他,那么他也就不好推脱,寻思着今天卖点力,多砍点柴火,明天给林雪瑶家送点过去,也省的买。

“张易哥哥,你就这么和我见外嘛?”这个酥饼是林雪瑶真心送给张易的,并不需要张易的回报,也不想要张易的回报。

“没有啊!我是真心想给你家送柴火的,这么多年你家也买了我不少柴火,照顾了我不少生意,于情于理我都要回馈一下老主顾”张易戏虐道,他当然明白林雪瑶心中所想,可是林雪瑶的家境也不是很好,这么贵重的酥饼林雪瑶都舍得送给他,那么他送人家一点柴火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