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945年东京大轰炸彩色纪录片《最后的轰炸 The Last Bomb》 百度网盘下载

东京的黑色下载百度云,1945年东京大轰炸彩色纪录片《最后的轰炸 The Last Bomb》 百度网盘下载

互联网 2020-10-22 09:17:17

1945年3月10日美军对日本东京等地进行了战略大轰炸,纪录片《最后的轰炸 The Last Bomb》大部分由随机的摄影机拍摄,画面真实珍贵,清晰度也不错。从计划的准备,开始实施,到任务完成,以参与者的角度纪录了当天的轰炸行动的全过程。片尾还有对日本进行原子弹轰炸的镜头,值得收藏。

0023ae6686b215a2cfce15.jpg纪录片《最后的轰炸 The Last Bomb》背景介绍:

1905年3月10日,日本陆军付出7万士兵伤亡的沉痛代价,满身疮痍地进驻沙皇俄国战略撤出的奉天(今沈阳)空城。日本当局为了炫耀战果、蒙蔽国民,将这一天定为“陆军纪念日”。以这一天为标志,日本国内军国主义甚嚣尘上,侵略胃口迅速膨胀,对整个亚洲而言,意味着灾难的开始。

时隔40年之后,1945年3月10日,蒙受“珍珠港之辱”的美国挥出复仇之剑:344架B-29新型轰炸机奔袭东京,扔下30余万枚烧夷弹,以10万平民生命的代价,让日本偿还侵略扩张的罪孽;这一军事行动延伸到在长崎、广岛使用原子弹,终于迫使天皇于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3月10日――对亚洲乃至世界而言,既是“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的恐怖瞬间,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尾声的喜庆时刻。对日本而言,这是个什么日子呢?今天,他们如何反省100年前的奉天?如何追忆60年前的东京?

63年前的惨剧,日本称之为“东京大空袭”。美军344架B29轰炸机、600余名飞行员从从塞班岛基地出发,长途奔袭6小时,接近东京时采用低空飞行战术,将通常的8000米飞行高度降至2000米,成功躲避日本的雷达和高射炮,对准隅田川沿岸约40平方公里的下町地区,倾泻2000吨高性能烧夷弹,270000户木结构建筑顷刻被火海吞没,东京的四分之一地区化为灰烬;数十万平民无处可逃,成百、成千、成万的焦黑尸体如同蚂蚁般抛尸荒野。

据不完全统计,事后约20000具尸体被亲属认领,另有约80000具尸体因全家死亡或无法辨认,成为孤魂野鬼。大部分人被直接烧死,一部分人因缺氧窒息而亡,侥幸跳入隅田川的数千人,冻死者不计其数。

对于这地狱般的一幕,日本政府和国民长期保持低调或者沉默――他们只能如此,那些临死前声嘶力竭高呼“天皇陛下万岁”的国民,并非完全无辜;直到今天依然对日本军国主义造成的灾难缺乏清醒认识的国民,也很难得到其他国家的同情。

参加东京空袭的344架B-29轰炸机,仅仅损失了14架飞机,凯旋而归的飞行员成为美国人民的骄傲。他们在接受记者采访或者在回忆录中,对自己能够完成轰炸使命、杀伤大量日本人感到自豪。因为他们知道:当时绝大多数日本国民以某种形式参与了侵略战争,杀伤他们,可以削弱日本的军事力量。

直接指挥东京空袭的寇第斯・艾莫森・李梅[General Curtiss LeMay]将军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他说:日本的木结构民居,其实都是兵工厂。这家在制造枪栓,那家在锻造刺刀;左邻在制造大炮零件,右舍在配制火器弹药――他们的产品直接威胁着战场上美国士兵的生命。(大意)

日本人自知理亏,因此表面上尽量回避这个问题,但内心里的创伤依然血淋淋的,大概永远无法弥合。果然,近几年美国挥舞“反恐”大旗,针对平民的杀戮行为、无差别的恐怖活动,受到世界舆论的猛力抨击。一部分有良知的日本人认为时机已到,出版书籍、拍摄电视节目、举办展览、召开会议等,开始追究“东京大空袭”的道义责任。

然而,令这些日本人失望的是,日本政府唯美国马头是瞻,不可能、也不敢予以强力支持。因为早在1964年――即“东京大空袭”20周年前夕,日本政府授予空袭的策划人General Curtiss LeMay将军“勋一等旭日大绶章”,这是授予外国人的最高国家勋章之一啊!你看那山下奉文在上法庭受审时还在肚子上挂着那玩意儿,说明即使对山下奉文这样的皇军陆军大将这玩意儿也来之不易,就更不要说外国人了。

美国人当然不会对空袭造成10万平民死亡感到内疚。有一个日本电视节目,记者去采访当年参加空袭的美国老兵,绕着弯子想套出美国人几句忏悔话,可是美国人就是不买这个帐。看那记者的窘境,忍不住对日本人表示怜悯和同情。

一位老兵说:“死了10万平民?怪谁呢?你们应该感谢美国,如果我们进攻日本本土,日本人至少要死亡100万人。”另一位说的更露骨:“日本兵那么残忍、毫无人性,我从来不把日本人当人看。扔炸弹时只有快感,哪来不安?”记得几年前,日本记者在长崎采访美国游客:“你认为美国扔原子弹,杀死数十万平民,对还是错?”这位美国游客幽默地回应:“让我想想。同时你也想想:为什么这原子弹偏偏就扔到日本?”记者哑口无言。

从战争时期日本国民举国疯狂支持政府的侵略战争,到今天部分日本国民依然赞同政府推卸战争责任,可以说他们既是战争的受害者,也是战争的加害者。他们因为受军国主义蒙蔽而承受地狱般的煎熬和惩罚,他们也因为呼应对外侵略战争而带给邻国无穷的苦难和灾害。

正因为如此,“3月10日”对日本人而言,可以概括为一句谚语:“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他们说不清死亡人数是8万、9万、10万还是10万2千人,但又指责“南京大屠杀”如果是死了299999人,你说300000人就是捏造;他们现在还在为103年前的今天感到自豪,又怎能直面63年前的今天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