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说明书及其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 (“新绿环”公司等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

专利书中的权利说明书,说明书及其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 (“新绿环”公司等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

互联网 2020-11-27 01:42:52
说明书及其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

(“新绿环”公司等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

对权利要求的表述内容存在不同理解,导致对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产生争议,说明书及其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

2004年4月3日,付某某申请了一项名为:“玻镁、竹、木、植物纤维复合板 ”实用新型专利。2005年7月6日授权公告,专利号为ZL200420017642.4。该专利权利要求1是:“一种玻镁、竹、木、植物纤维复合板,它由镁质胶凝竹、木、植物纤维复合层和玻纤网格布层或竹编网增强层组成,其特征在于:镁质胶凝竹、木、植物纤维复合层至少有两层,玻纤网格布层或竹编网增强层至少有一层,两层镁质胶凝竹、木、植物纤维层置于玻纤网格布层或竹编网增强层的下面和上面。”专利说明书称:本实用新型的目的在于提供一种采用玻纤网格布层或竹编网增强层作为增强骨架,镁质胶凝材料作为凝固剂,竹、木、植物纤维为填充材料……玻镁、竹、木、植物纤维复合板。在描述具体实施例时称:镁质胶凝植物纤维层是由氯化镁、氧化镁和竹纤维或木糠或植物纤维制成的混合物。

2006年8月,广州新绿环阻燃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新绿环公司”)、付某某以台山先驱建材有限公司(下称“台山建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6)穗中法民三初字第302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如果专利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内容与专利说明书中描述或体现不相同,不能以说明书及附图记载的内容“纠正”专利权利要求书记载的内容。该复合板并列采用了竹、木、植物纤维三种材料。经鉴定,被控侵权产品不含竹、木材料。被控侵权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判决驳回全部诉讼请求。

新绿环公司、付某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对权利要求书中记载的内容产生不同理解,容易产生歧义,要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根据《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可以结合说明书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被控侵权产品中的“植物纤维”、“植物颗粒”与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竹、木、植物纤维”的功能应当是等同的。被控侵权产品落入了涉案专利保护范围,构成侵权。

台山建材公司不服广州高院的(2009)粤高法民三终字第195号的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

万慧达作为新绿环公司、付某某再审的诉讼代理人,对专利文件进行深入研究后认为:仅从本专利权利要求1对“竹、木、植物纤维”三者关系的文字表述看,很难判断三者是“和”的关系还是“或”的关系,应当结合说明书记载的相关内容进行解释。根据专利说明书实施例的记载:“镁质胶凝植物纤维层是由氯化镁、氧化镁和竹纤维或木糠或植物纤维制成的混合物。可见,专利权利要求1对“竹、木、植物纤维”三者关系的表述,其含义应当包括选择关系,即三者具备其中之一即可,而非必须同时具备。最高人民法院支持了我方代理意见,并于2010年9月7日作出(2010)民申字第871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台山建材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案争议焦点:对权利要求的表述内容存在不同理解,导致对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产生争议,如何解释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即 “镁质胶凝竹、木、植物纤维复合层”所表述的具体含义。

1、关于解释权利要求的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

《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

该款前后部分表达了两层含义:前者确定了一个大前提,即“保护范围以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其中“为准”清楚表明应当根据权利要求的内容,更具体地说应当根据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特征来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后者是在承认上述大前提的条件下,允许利用说明书和附图对权利要求内容表达的保护范围作一定程度的解释。该款规定表明,两者需要结合起来,才能更为恰当、更为合理地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专利领域,人们常将说明书和附图比喻为权利要求书的“辞典”,只有借助这一“辞典”,才能准确理解权利要求所采用的措辞和术语的含义。说明书和附图用于表述特定的发明创造,是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在证据,是确定权利要求中措辞和术语含义最为主要的依据。

2009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21号)中对权利要求的解释进一步作了明确规定。

第二条规定: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结合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阅读说明书及附图后对权利要求的理解,确定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权利要求的内容”。

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权利要求,可以运用说明书及附图、权利要求书中的相关权利要求、专利审查档案进行解释。说明书对权利要求用语有特别界定的,从其特别界定。以上述方法仍不能明确权利要求含义的,可以结合工具书、教科书等公知文献以及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通常理解进行解释。”

其中,第二条十分明确地规定了权利要求的解释原则,即确定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需要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结合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阅读说明书及附图后对权利要求的理解”,而不是将说明书和附图仅仅用于解释权利要求中的含糊不清之处,更不是置说明书和附图于不顾;其中,第三条也明确地规定了人民法院对于权利要求,应当首先依据内在证据、其次才结合外在证据的解释顺序。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由说明书及附图、其他权利要求和专利审查档案构成的在内在证据是解释权利要求书的最为主要的法律依据,当依据这些内在证据能够清楚地解释权利要求的措辞和术语的含义,不存在歧义和理解困难时,没有必要结合工具书、教科书等外部证据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最高院司法解释的上述规定澄清了我国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审判中存在的一个过去不甚明确的突出问题,对我国法院正确开展专利侵权纠纷案件的审判工作具有重要规范作用。

2、结合涉案专利的说明书对权利要求的内容进行解释符合专利法和司法解释的规定。

首先, 涉案专利的说明书中明示了“镁质胶凝竹、木、植物纤维复合层”的含义。

关于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1中记载的“镁质胶凝竹、木、植物纤维复合层”的含义,说明书第3页第9-10行记载有:“镁质胶凝植物纤维层是由氯化镁、氧化镁和竹纤维或木糠或植物纤维制成的混合物”。这表明:第一,在复合层中,氯化镁、氧化镁是用作凝固剂,竹纤维、木糠、植物纤维是用作填充材料,凝固剂和填充材料两者是构成专利产品必不可少的技术特征,因此说明书在表述时正确地采用“和”来表述两者之间的关系;第二,对填充材料而言,竹纤维、木糠、植物纤维被表述为“或”的选择关系,实施者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和经济成本予以选择。

其次, 竹、木与植物纤维的概念存在从属关系,三种材料不可能具有“和”的关系。

权利要求1提到的“竹、木、植物纤维”三个概念之间存在种属关系。“植物纤维”是“属”的上位概念;“竹”、“木”,即竹纤维、木纤维是“种”的具体概念。换言之,竹纤维、木纤维都属于植物纤维,采用其中任何一种都是采用了植物纤维。权利要求1上述措辞应当被理解为表达了“竹、木或者其他植物纤维”的含义,也就是除了竹纤维、木纤维之外,还可以采用适合的其他植物纤维,例如麻纤维、棉纤维等。

万慧达代理新绿环公司以及付某某参与了本案的再审。

短评:

涉案专利从一、二审到最高院的再审,恰恰说明了在实践中人们对《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片面理解,其结果是过于强调了权利要求的地位,而忽略了说明书及附图的作用。因此,在权利要求的解释中,只有允许利用说明书和附图对权利要求内容表达的保护范围作一定程度的解释,才能更为恰当、更为合理地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